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恐怖靈異 -> 九霄情夢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天帝現身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天靈雙手作揖,而后行了一禮道:“麻煩了。”

    梅疏夢還禮,飄然下了臺階,天靈放眼看她,神色是叫人看不懂的復雜。

    “怎么樣?”怒霖在一旁充當護衛,神色嚴肅,站的筆直。

    梅疏夢搖頭:“出去再說吧。”

    兩個人走遠了,梅疏夢才悄悄對怒霖道:“我現在也搞不懂到底怎么回事兒了。”

    她一向知道,因為天靈在連宇面前幾乎是寸步不離,有什么事情連宇也會第一個想到他,所以,幾乎青霄有頭有臉的人都認得他。

    自然,這種情況下,他也成了浮屠宮主最合適的一個人,毫無懸念。

    青霄的人都知道,景逸和蘭亭都是大族子弟,不可能在浮屠繼承大位,就算是浮屠地位超然,也沒人愿意脫離家族,況且,他們家族在青霄并不算是弱。

    而唯一可以和天靈比一比的就是浮生了,她戰力高強,又受連宇喜愛,天帝親自下令封圣女之位,雖然很是不懷好意,但總歸來說對許多人來說,這本身就是個很大的榮耀。

    本來梅疏夢懷疑是為了浮屠宮主之位發生的爭執,但現在看來,事情另有隱情,不論是誰,似乎對這件事情沒有太過在意。

    她明白浮生的為人,一直都不喜歡束縛和教條,這位子叫她坐她都不一定看得上,如此一來,這樣的情況就很微小。

    剛才看天靈的樣子,似乎也對浮生沒有太多責怪,那么,那連宇神尊死在浮生手里的消息是誰傳出去的,而且,浮生的為人不可能會動手的。

    但是,如果天靈沒有責怪浮生,那她人怎么不見了,最主要,那外面的謠言為何沒有人去澄清,哪怕是一點兒都沒有。

    這樣一想,她又覺得天靈是在偽裝,但是,浮生人不見了,她想問也找不到地方。

    這件事情的真相或許只有當事人知曉,天靈處事圓滑,不可能問的出來,但浮生人不在,也不知道她一個人有沒有事兒。

    她皺眉,如果她受傷了怎么辦?她一個人在外面,除了浮屠,她沒有地方可去,,青霄到處是浮屠附屬,要是被找到了,她肯定不會有好下場。

    這么一想,她越加擔憂,但是誰都沒有消息,就算是瞞的很嚴實,那也不可能這么消失。連一絲痕跡都不留吧!

    難道,她人被抓了?否則怎會一絲消息都沒有,但是,她在這里的話天靈子不可能會說那樣的話,那現在到底是什么情況?

    她低著頭思索,前面的怒霖忽然停下來,她沒有看見,將腦袋直直撞了上去。

    “誒呦。”她捂著額頭呼痛,怒霖轉身趕忙去看她的額頭:“怎么了?沒事兒吧?我看看。”

    梅疏夢捂著額頭,搖搖頭:“沒事,剛才在想事情。”

    怒霖嘆氣:“事情已經這樣了,咱們也沒辦法,浮屠畢竟是他們的地盤,咱們就先看看。”

    梅疏夢道:“我總歸想知道她到底如何了?連宇神尊隕落,這么大的事情發生,直接扣在她頭上,果然是要命。”

    怒霖點頭,連宇即便是不再在外面拋頭露面了,在九霄的地位也不會有一絲一毫的下降,但是現在,他隕落了,九霄要變天了。

    雖然還有洛瀾在,但是,也不知為何他既然不在浮屠,那肯定是被拖住了,否則,這樣的事情不可能發生。

    那么,他是去渡劫了,要么,他和浮生一起走了,但是這種情況可能性很小,天靈子沒有說,那自然是沒有這樣的事情了,但同時浮生的危險就大幅度提升了。

    梅疏夢愁眉不展,接下來,她還不能走,連宇隕落,一定會有很多事情發生,她要在這里祭奠,到時候,也不知道如何了。

    她急著抽身去找浮生,但總歸她的實力有限,如果動用梅山的力量,那絕對會被發現,到時候,她自己也要倒霉,但是叫她不管,她也知道不可能,只好耐心等待了。

    沒過多久,天帝親自來了,他出現的時候,九彩鸞鳳開道,九彩祥云在車架旁邊流動,靈光閃閃。他也沒有太多隨從,只是架著金色車鸞從九天而降,他似乎沒有提前給天靈說,因為梅疏夢看見他也很驚訝。

    但是,他反應很快,連忙出來迎接,梅疏夢等人也在前面迎接,眾人跪地行禮,一旁的怒霖萬分不愿,但還是虛虛的跪了一下。

    天帝從車鸞里緩步而出,眾人看著他的腳步走過,身后拖著黑色繡著金龍的刺繡,他身上有著純凈的仙氣,叫人感覺沉重的威壓在身旁籠罩。

    他走過去以后,眾人才抬頭起身,因為他沒有說,天靈也沒有準備座位,于是,天帝來了以后就直接在主位坐了。

    梅疏夢看見天靈臉上都青了,以前連宇在的時候,就算是天帝也不能坐首位,那是一個實力的象征,他自然也不會去坐。

    但連宇一死,他立馬就來了個下馬威,看來對浮屠已經是暗中觀察很久了。

    梅疏夢偷偷觀察著,天靈臉色陰沉也只是一瞬間,他很快就調整好臉色在下首坐了。

    天帝見他坐了,那種英俊威嚴的臉才似乎有了些笑意,畢竟,他低頭了就已經是一個進步了。

    天帝心情不錯,但他一來,天靈子的臉色幾乎是難看到極致。

    他自然知道往后浮屠的處境,怎么說都不會好到哪兒去,但是一開始就這樣的情況他不是沒有想到,只是沒有想到來的這么快而已。

    他道:“陛下不遠萬里而來,費心了。”他這句話倒是有些意味深長的意思。

    畢竟,天帝忌憚浮屠也不是一天兩天,從前也沒有見他這么積極的跑來過,沒想到這次快的不可思議,這么眼巴巴的跑來,怕是為了看一看連宇到底隕落了沒有,否則,他可能安睡不了了。

    天帝卻一點兒也沒有聽出了似的,他道:“連宇神尊為青霄做的事情本帝自然記在心上,但是現在,也只能請眾位節哀了。”

    天靈一僵,而后道:“陛下有心了。”

    眾所周知,連宇是神尊,他的力量可以說是強大無比,他死了,青霄少了一個有力的后盾,不論如何,他都不該如此開心豁達吧。

    畢竟,一旁是虎視眈眈的魔族,一旁是雄心勃勃的鬼族,青霄仍然是很危險的,更不要說是一個后盾都沒有的情況下,畢竟,洛瀾也不在。

    眾人都是說說場面話而已,最重要的就是為了來看看浮屠的情況,如果真的撐不住了,那他們會立刻去向天帝示好。

    畢竟,沒了神尊的浮屠也沒有那么強大的影響力了,但是,他的附屬勢力沒有一個是弱小的,是以,眾人還是忌憚的。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