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恐怖靈異 -> 九霄情夢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 雪霖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梅疏夢道:“最好如此,總歸我不放心。”

    怒霖道:“你的身份注定不能為所欲為,她在別人面前就已經站在你們對面了,你該想得到,如果你出手了,會發生什么事情。”

    梅疏夢點頭:“是啊,我還是暗中查探吧,她若是真的出事了,那邊不能叫其他人找見她。”

    怒霖沒有說話,本來,他也不太打聽這些事情,雖然浮屠實力強悍,他們萬若也不是吃素的,到底,兩邊也不會有太多交集和摩擦,無論如何,他還是要呆在這兒的。

    反正也沒事兒干,他回去萬若的話,可能還是需要一段時間。

    天帝在首座忽然起身,他身上的氣息一斂,而后揮手:“走。”

    他腳步矯健,很快就從臺階上走了下來,眾人彎腰行禮:“恭送陛下。”

    梅疏夢抬頭,只能看到他黑色繡著金邊的衣袍,半餉,他人走遠了,眾人才落座。

    這次看似是天靈更甚一籌,但是實際上兩個人都沒有占到什么便宜。

    畢竟,天靈子是浮屠的主心骨,面對壓迫和挑釁。他要做的不是龜縮而是奮起反抗。

    但這種反抗,也不能反抗的太過了。畢竟青霄實際的掌權人還是天帝,雙放關系弄得太僵到時候大家都不好收拾。

    天帝憤然離場看似是輸了。但實際上只是各自退了一步而已。這種事情,雙方各退一步,才能海闊天空。杠下去,對誰都沒有好處。

    一切完了以后,已經是深夜了,雖然梅疏夢很想走,但是大家都在,晚上還有守靈的儀式,浮生不在,她當然是要代替她去守了。

    而此刻,浮生正在一座雪山上前行,她本來就已經是強弩之末,傷的很嚴重,可是,她離開浮屠之后沒有地方可去,只好回了雪霖山。www.6zzw.com

    這里就是她誕生的地方,這個地方寂寞清冷,人跡罕至,在這里幾乎沒有足跡踏入。

    她在一片風雪中前行,狂風吹的她墨發飛舞,藍色的裙子她換了一身,但傷口沒有好,滲出血色。

    她跌跌撞撞的向山上走,一回到這里她就感受到天地之間的召喚。她是天地誕生的靈物,來到這里,本能的就吸收純凈的靈氣。

    雖然傷的很重,但她還是能夠走得了,潛意識之中她不能停下來。因為她知道身后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天靈,不論他的目的是什么,既然現在他已經動手了,那將使不死不休的局面。

    她現在這個樣子,根本就不會是天靈的對手。所以她只能回來,韜光養晦或者沖擊更高層次的境界,然后回去報仇。

    但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整個青霄都以為是她動手殺了連宇,而且天靈的話本就模棱兩可。所以她現在的處境很危險。

    風雪還在肆意的拍打,她在雪地里行走,已經可以感覺到那山頂聚集的靈氣了。

    風雪很大,她走過的地方,腳印很快就被掩埋了,無處可尋。

    半個時辰過去了,她終于來到了山頂,這里的地勢很奇特,像是個碗一樣的形狀,四周是突出的小山,將中間的澤水圍在里面。

    她吐出一口氣,看著下面的結了冰的水面,因為她走了以后沒有了靈氣供給,這里的花草也都衰弱了,只有淡藍色的冰凌花還頂著雪花低著腦袋。

    她伸手將香囊打開,幾只梅靈從口袋里飛出來,它們銀色的發在飄飛,淡粉色的翅膀揮舞,似乎很是喜歡這里。

    看著這幾個小東西,她沉重的心情稍微好了些,她道:“去吧。”

    那精靈四處飛舞,將她籠罩在中間,浮生抬起步子,向一個小坡走去,這里幾乎有一半都伸在澤水上方。

    她走著,衣擺慢慢有血滲出來,她繡滿了藍色蓮花的裙子沾了血,在鵝毛大雪中分外清冷。

    走到那坡的頂端,她跪坐下來,朝下看去,她的背影消瘦的叫人心疼,肩膀的一道傷口流著血,一直滲透了裙擺,她長發披著面容蒼白如雪。

    愣了半餉,她才雙手一揮,一具尸體在她面前出現,正是浮世,他的臉上很干凈,白色衣袍整潔,在空中祥和的躺著,仿佛沒有任何痛苦。

    浮生眼中淚光閃爍,半餉她伸手,澤水上空靈氣忽然旋轉了起來,那結了冰的水面忽然旋轉著化開,化為潺潺春水。

    浮生一施法,臉上就白的幾乎透明,她揮袖子,水面旋轉升騰,中間慢慢陷了下去,澤水中間出現一個空洞。

    浮生將浮世的身體一推,他緩緩的向澤水落下,與此同時,水底有一張冰床凝聚,浮世慢慢的落在上面。

    他的身體沒有結冰,但是溫度一下子降了下去。

    浮生起身,跟著浮世一起落了下去,她輕飄飄的落在水底,頭頂是波光粼粼,她的臉頰被映上幾分光澤,纖長的睫毛在眼瞼垂下幾道陰影。

    她看著浮世,忽然就紅了眼眶,那個時候,她不知道是什么力量促使她入魔的,但是那樣的感覺她這輩子都不想再領會第二次,總覺得在那個時候將她這一輩子所有的心痛和難受都用盡了。

    怎么可以那么傷心,那么絕望。但是一切還是在他面前發生了,而她卻沒有能力去阻止。

    她最心疼的就是小師弟了,為了保護自己而死,值得嗎?想來想去,她從來都知道自己身上沒有什么東西可以讓別人覬覦。

    天靈子要的不過是浮屠印罷了,既然要,她給就是了,為什么要殺人?

    而面前這個人,他還這么小這么年輕。有大把的時光可以去揮霍,為什么要為了救自己而去死呢?

    “浮世啊,對不起!是我太沒用了,連你都保護不了。”

    她緩緩說道,眼淚就落在他的衣服上,她伸手擦了擦眼睛,而后顫抖著道:“就委屈你在這水底誰上一段時間了。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你回來的。”

    浮世的靈魂被打散了,她當時沒有找到,若是叫他輪回,那需要幾十萬年他的魂魄才能夠重歸于世間。他才真正是他這樣一個完整的人。

    那樣漫長的時間,她怎么舍得讓自己的小師弟去度呢?所以剩下的所有的時光,她只有報仇和尋找浮世的魂魄這兩件事情。

    她低頭,然后扯出一個笑容:“你放心。等你回來了,我相信一切都已經恢復平靜了,過上那么多年。所有的悲痛就都可以削弱了。”

    可是注定烙印在她心上的傷痛這一輩子都去不掉了。

    她最敬愛的師傅,最疼愛的師弟,死在自己最喜歡最崇拜的師兄手里。而原因居然只是需要一件法器而已。

    她忽然覺得可笑,為什么這樣可笑的事情居然會發生在她的身上?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