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玄幻魔法 -> 雙世寵妃,誤惹妖孽邪王

正文 第418章 中計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第418章中計了

    白洛一個人無聊,便叫來東方皓月過來花園涼亭聊天解悶。www.6zzw.com東方皓月看著白洛愁眉苦臉的樣子,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小聲道:“師嫂,你怎么了?”

    白洛猛地回過神看向東方皓月,“沒什么。總覺得怪怪的,有些擔心夜寒淵。”

    東方皓月笑了笑:“師嫂,師兄那么厲害的人,擔心什么,你還不如擔心擔心我,你看你師弟我這么大了連個媳婦兒都沒有。”

    站在一旁的沁兒聽到東方皓月的話,忍不住掩嘴一笑。

    這東方公子還真是有趣。

    果然,白洛聽到東方皓月的話,臉上瞬間多了一絲笑容。忽然,一個熟悉的身影鬼鬼祟祟的閃過,白洛余光正好看到,她眉頭微瞥,心道:“小塵塵怎么回來了?”

    心中好奇,急忙對東方皓月道:“在這里等我一會兒,我很快就過來。”

    說完,便提著裙擺急忙追了過去。

    東方皓月看著白洛離開的方向撇嘴,“師嫂,你叫我來聊天的,怎么自己先跑了?”

    轉眼看了一眼沁兒,東方皓月起身走到沁兒面前,那雙邪魅的桃花眼打量著她。

    沁兒被看的有些不自在,低下頭小聲問道:“公子,你這么看著奴婢做什么?”

    東方皓月微微俯身,使自己與沁兒同高,他盯著沁兒微微緋紅的臉蛋,笑道:“丫頭,你這么躲著我做什么?”

    沁兒急忙應道:“我為什么要躲你。”

    “你這不就是躲我嗎?抬起頭來,看著我。”

    沁兒猛地抬眼,額頭直接撞到了東方皓月的鼻子,東方皓月鼻梁一痛,覺得有溫熱的東西流出來。

    沁兒正欲道歉,結果就看到東方皓月的鼻血順著嘴唇往下流。沁兒嚇了一大跳,“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話還未說完,就被東方皓月打斷,他一只手捂著鼻子,一邊道:“沒事,就是流了點血,很快就不流了。”

    說著,東方皓月在鼻梁處按壓了一會兒,見沁兒害怕,松開手,對沁兒道:“你看,不流了吧?”

    說完,血又流了出來。

    沁兒看著東方皓月的鼻子,心中異常自責。東方皓月無語,伸手對沁兒道:“你的帕子給我。m4xs.com”

    沁兒慌張的將帕子拿出來遞給東方皓月。看著他轉身背對著自己處理自己的鼻子。

    而此時,白洛一路跟著那個身影追到后院,結果那身影消失不見。

    白洛以為自己眼花看錯,轉身準備離開時,熟悉低沉的聲音隱約傳來,“怡兒,你怎么從后門進來了?本宮好想你。”

    白洛聽到聲音,喉嚨緊了緊,為什么這聲音聽起來像是小塵塵的?不,不可能的,這個人不可能是小塵塵!小塵塵有事去魔殿了!不可能在這里。一定是有人和小塵塵的聲音很像。

    白洛想到此,便轉身離開,可是走了幾步,又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語氣異常嬌柔,“太子哥哥,我也好想你。”

    白洛頓時止步,脊背僵住。

    她豎起耳朵仔細聽著,可是半晌卻沒了動靜。

    白洛心中好奇,尋著方才的聲音朝柴房后面走去,當看到熟悉的面具,熟悉的眼睛還有那一身熟悉的衣裳時,白洛腦袋瞬間懵了。

    她呆呆的站在原地,就這么盯著兩個勾纏在一起激烈親吻的男女。她是帝詩怡,他是玉絕塵。

    白洛覺得自己一定是看錯了,她用力揉著雙眼,可看到那兩張熟悉的面孔時,她恨不得將自己的眼睛戳瞎,看了一次又一次,眼淚迷糊了視線,他還是小塵塵,她還是帝詩怡。

    女人令人作嘔的聲音傳來:“太子哥哥,快。”

    男人低沉的沉吟聲傳來。

    白洛從兩人擁吻到兩人云雨結束,心里突然泛起了一陣又一陣的惡心。她很想吐,胃里泛酸。

    她明明告訴自己,便是小塵塵做了對不起她的事情,她都會原諒他,不會怪他,可是看到他和一個自己恨了兩年的女人在自己面前做出這種事情,她的心里卻如刀絞一般,痛的無法呼吸。

    男人低沉的聲音道:“怡兒,還要么?”

    帝詩怡嬌羞的問:“太子哥哥覺得怡兒的身子好看,還是白洛那個賤人?”

    “自然是怡兒妹妹,那個蠢女人,哪有怡兒妹妹這般聽話,就連這身子,也如此誘人。”

    “可是太子哥哥為了她還命人打了我,我現在身子還疼著呢。”

    “本宮那是為了父皇的計劃!本宮為了博得她的信任,不得已而為之。怡兒,你才是本宮心里最疼的那個。”

    “討厭。”

    一句又一句肉麻的話傳進耳中,白洛拳頭緊緊地攥在一起,她仍舊不信那個男人就是玉絕塵。

    她忍著眼淚,一步一步艱難的走到兩人面前,緩緩開口:“夜寒淵!”

    夜寒冥脊背僵住,眸底一抹詭異的笑閃過,他緩緩回頭,魅惑的紫眸對上白洛那雙清澈的眼睛,冰冷的面具遮住了他那張冷俊的臉,他薄唇輕啟,“你怎么在這里?”

    帝詩怡揚著頭,一臉得逞的對白洛笑著,她故意一點一點的將身上的衣裳往上拉,還不忘夸夜寒冥,“太子哥哥我沒有力氣穿衣服了。”

    夜寒冥的戲已經演完,若不是因為白洛還在場,他真恨不得立馬將帝詩怡掐死。

    忍著厭惡,他轉過身為帝詩怡穿好衣裳,將她擁入懷中。

    白洛就這么定定的看著兩個人,她問:“剛才你說的那些,都是真的對嗎?所以,從一開始,你就是在利用我,欺騙我,娶我,也是?對嗎?”

    夜寒冥低沉的聲音應道:“既然你都聽見了,本宮也沒有什么可隱瞞的了。本宮接近你,對你好,不過是需要你的血罷了。”

    “要我的血?”白洛難以置信的看著夜寒冥。

    夜寒冥也不瞞白洛,淡淡開口:“我父皇心里一直愛著一個女人,而那個女人,你也認識,她叫荊楚曦。不過,多年前她就已經死了。聽說,荊楚曦親生女兒的血,能重新將她喚醒。”

    白洛難以置信的看著夜寒冥,“我不信!”

    “不信?本宮可以帶你去見她。見到她,你或許就信了。”

    白洛直直的盯著夜寒冥那雙冰寒徹骨的紫眸,為什么,為什么他要騙她!所以,當初他以性命保護她,只是為了她體內的血,為了救他父皇心愛的女人,她的生母?

    白洛不知道自己該笑還是該哭,此時的她實在太過狼狽,她喉嚨緊了緊,猶豫了片刻,抬眼看著夜寒冥,對他道:“好,我答應你跟你去見她。若她真的是我娘,若是你接近我的目的是為了用我的血救醒她,我救!夜寒淵,從此,你我之間再也沒有任何關系!”

    夜寒冥冷笑:“好!”

    話音落,來到白洛身旁,一把攬住她的腰部,縱身一躍,離開了后院,離開時,還不忘提醒帝詩怡,“怡兒,乖乖在太子府等著本宮。本宮辦完正事,回來我們繼續!”

    帝詩怡小雞啄米似的點了點頭,嘴角揚起一抹陰冷的笑意,“白洛,早知道太子哥哥利用你,我還跟你較什么勁。”

    說完,冷哼一聲,扭著妖嬈的身子往前院走去。

    此時,玉絕塵已經到了魔殿,他剛進魔殿便察覺四周不太對勁。

    玉絕塵低沉的聲音道:“影一、影二!”

    半晌也無人回應。

    玉絕塵犀利的鳳眸看著四周,最后直接往大殿的方向走去。

    剛進大殿,周圍突然出現一群黑衣人將玉絕塵包圍。

    玉絕塵冷眸掃視眾人,見都是陌生的面孔,眸底一抹異色閃過。

    突然有人喊道:“魔殿殿主在這里,主子有令,抓住他每個人賞一百兩黃金。”

    眾人聽到那人的話,全都朝玉絕塵撲了過去。

    玉絕塵眸光瞬間變得暗淡,心中有種不好的感覺,暗道一聲:“不好,中計了!洛兒有危險。”

    想到此,玉絕塵冷眸掃視眾人,縱身一躍,高大的身子在半空旋轉了一圈,一腳將靠近自己的一群人全都踹飛了出去。

    玉絕塵來不及與他們周旋,迅速往外面奔去。

    只是就在他快要出大殿時,突然從大殿上空撒下來無數大網,直接將整座大殿圍住。

    玉絕塵被困殿內。

    他那雙紫眸突然變得深沉,緩緩催動內力,周圍瞬間寒氣四溢,濃烈的殺氣襲來,黑衣人見狀,怯怯的往后退了幾步,其中為首的兩人相視一眼,道:“主子說了,對付不了就祭血!”

    兩人會意,點了點頭,一人拿出一個瓷瓶,將瓷瓶打開,里面一股濃烈的血腥味蔓延在空氣中。

    玉絕塵掌心剛凝聚了內力,結果問道那股詭異的味道,整個人瞬間失控,腦袋一陣抽痛傳來,他心口一緊,喉嚨一抹腥甜溢出。“噗”的一聲,吐了一口鮮血。

    高大的身子撲通一聲,單膝跪地。

    黑衣人見狀,警惕的盯著玉絕塵,小心翼翼的朝他靠近。

    玉絕塵腦袋像是要炸裂一般痛的要命,心里一直叫著“洛兒。”提醒自己絕不能讓洛兒有事。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