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恐怖靈異 -> 城姬三國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聯姻?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我們的車騎將軍,又有消息傳來了,你們怎么看?”曹操在司空府,有些吃味的說道。

    劉曄聞言,訕訕一笑,好在曹操也就是故意這么一說,并沒有真的怪他。

    之前曹操本來是想,將袁紹封為“車騎將軍”作為示好,自己再領一個“大將軍”,這樣會有種騎在袁紹頭上的感覺,簡直美滋滋。

    不過在劉曄出使的時候,曹操為了說服白圖出兵,特地給予劉曄便宜行事之權。

    這“車騎將軍”也在便宜行事的范圍內,專門用來堵白圖的嘴!

    按說如果真的用“車騎將軍”,換取了白圖的出兵,曹操倒也不虧。

    然而現在卻被白“漂”,曹操只能將袁紹封為“大將軍”,這就比較不爽。

    想想白圖說過的話

    還什么“只要德行足以服人,則百姓自當開門相迎”,曹操簡直想罵人!

    一向對白圖有所防備的郭嘉,當即提出這可能不僅是推托之詞、亦或是沽名釣譽,可能有更深層次的陰謀。

    而秋天之后,白圖開始在尋陽、石亭、瓜洲,接引江東難民南遷,更是令人懷疑會不會真有一天,淮南會有城池,向白圖獻城?

    不過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沒,淮南作為數年前的富庶之地,哪怕被袁術禍禍過,但也“虎死架不倒”。

    現在南遷的百姓,都只是城外的野民,真正的豪門望族,這點對天災的抵御能力還是有的,至于城內肯定也有存糧,只是多少的問題。

    舒邵在廣陵開倉,足以說明這一點。

    想要主動獻城?

    呵呵,除非今年繼續大旱!

    只是白圖南遷淮南百姓的行為,令曹操陣營有些不安雖然用“心系百姓”也能夠解釋,但是難免也會令人有“野心”方面的聯想。m4xs.com

    曹操本身就敏感而多疑,還有一個堅持不懈的懷疑白圖的郭嘉

    好在荀彧為首的,曹操麾下的謀主們,絕大多數還是相信白圖并非是野心家的。

    不過這次白圖對朝廷的請示,卻再次令曹操的謀主們意見分化。

    “將揚州鹽稅,暫時收歸車騎將軍府?”荀彧此時也看到了白圖的請示。

    其實誰都知道,所謂的“請示”就是走個流程,哪怕是在黃巾之亂前,朝廷能收到的鹽稅也已經嚴重缺失,甚至現在各方諸侯,也收不上多少鹽稅,比例最大的應該是遼東的公孫度?

    公孫度本來就是暴躁老哥,而且遼東此時沒什么太硬的世家,大多都是避難去的普通百姓,故而對鹽鐵的控制力度很大,不過整個遼東,也刮不出幾兩肉就是了。

    徐州和益州倒是也產鹽,前者是海鹽、后者是井鹽,并州雖然還有池鹽,但此時產量不高。

    不過無論是劉備還是劉璋,都只能對著鹽稅流口水,再眼饞也只能徐徐圖之后世劉備入蜀的時候,仗著自己基本盤是荊州兵,倒是硬氣的將益州鹽稅收歸官有。

    但現在劉備和劉璋,卻不可能在自己的地盤亂來

    尤其是江東的豪右辜榷,只會比中原、川蜀之地的情況更甚!

    即使是被地方諸侯收割的部分鹽稅,也沒人會上繳朝廷。

    “野心勃勃!足可見此人不僅貪圖鹽鐵之利,而且特地披上車騎將軍的名義,可見其愛惜羽毛,實乃大奸似忠、大偽似真。”郭嘉依舊抱著對白圖的敵意。

    “這奉孝太敏感了吧?若是白公真有野心,豈不是更不會動鹽鐵之利?聽聞白公在江東,廣納淮南百姓以濟,想來是此時無以為繼,這才行此險招”荀彧也很疑惑,怎么奉孝一到涉及白圖的事情,就顯得沒有平時冷靜。

    曹操品了品雙方的意見,還真是荀彧說的更有道理些。

    對于揚州、徐州、益州的豪族來,鹽鹵本身就是他們食利所在,換成是曹操他絕對不會這么頭鐵,畢竟有上次頭鐵之后的教訓還歷歷在目。

    “既然如此,那就還是繼續關注江東的情報,看看白大將軍,會不會真的和江東世家翻臉。”

    曹操說完,荀攸這時又借機提起上次的事情:“白公至今似乎仍未婚娶,這次也沒有上表相關”

    白圖現在已經封侯,按照禮儀,婚娶時肯定會提前上表朝廷。

    曹操也明白荀攸話里的暗示,荀攸出使江東剛回來的時候,就建議過聯姻,也獲得了荀彧等人的贊同,不過曹操卻一直推拒。

    “這可惜靜兒的性情而節兒她們年紀又還小,哎。”曹操一副很惋惜的樣子。

    荀攸也沒有在意,曹操之前無視他的意見。

    最近許都雞飛狗跳的一件事,也令他已經了解到曹操長女的性格,的確不適合聯姻。

    之前就聽說過,主公的長女重度顏控,一開始曹操想將其許配給丁儀,并且已有婚約。

    結果曹靜卻嫌棄丁儀眼睛小,最近居然堅決悔婚,加之曹丕求情,曹操也未強迫,鬧得丁氏最近有些想法。

    而白公曾經也在曹操掌握的魯城出現過,據說當時咳咳,異人自有異相,如今甚至在魯城,兔子睡衣都流行起來了!

    不過似乎就是因為這件事,曹靜對白圖審美與外形,也抱有極大懷疑,不愿意遠嫁。

    白圖又不是什么外邦酋首,聯姻也不同于和親,對女方的性格也是有很大要求的!

    當然,荀攸也知道曹操其他女兒年紀都還小,最大的也才兩三歲

    之所以現在提起,是因為荀攸還有后半句。

    “主公可以過繼一族女,亦可足見真誠,否則只怕橫生變故。”荀攸提醒道。

    荀攸話未說盡,但誰都知道,他是擔心白圖和呂布親上加親,到時對曹操本就有敵意的呂布一部,將在江東有更大的話語權,對白圖的影響也更大!

    曹操這次聞言之后,倒是真的認真考慮起來。

    過繼的族女,肯定不如親生女兒那么有誠意,但在沒有親生女兒的情況下,也是個辦法

    當然,也不能是隨便就過繼一個旁支的族女,必須父母也得在曹氏中舉足輕重才行!

    可惜曹純、曹仁、曹洪他們的兒女,年紀也都不大。

    也就在這時,一向在月旦會上,都只是劃水、挖鼻孔的夏侯惇,卻暗自動了心思:子林那個臭小子,居然看上了靜侄女本來我還不太好開這個口,但是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