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恐怖靈異 -> 重生庶女之假冒系統

正文 第139章怪病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出得房門,方才知道這處居所竟是建在懸崖邊上。www.83kxs.com

    此時門房外亂七八糟,一具尸體死相急慘的四分五裂。

    這一幕顯然是被趙五所為。

    通向這懸崖居所本是有一條小路的,而趙五顯然并未向著來時的方向走,而是徑直抱著昏迷的林致跳下了懸崖。

    懸崖下,遍地人骨,還有幾只野狼正在舔食尚有人肉的骨頭。

    見有人落下,紛紛圍堵上來,趙五不欲趕盡殺絕,他急著去為林致尋醫救治,因此幾劍揮出,這三五野狼紛紛被他氣勢所迫,受傷遁走。

    這懸崖底草木稀疏,向著前方飛掠百米,便能看到一條通往遠處城鎮的官道。

    行至官道,一輛馬車剛好經過,趙五二話沒說從車上把車主人丟下來,然后丟給他們十兩銀子便駕著馬車向城里奔去。

    車里的林致氣息虛弱至極,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一路顛簸更是雪上加霜。

    到得鎮上,尋得一間醫館,拔劍逼著那醫館郎中用最好的藥救治林致,若是救不活,那么這醫館里面所有人全都得掉陪葬。

    這所有人,男女老幼皆有,大多都是等著看病的病人。

    此言一出,更是嚇得本就有些瑟瑟發抖的眾人膽顫心驚。

    只見長胡子郎中強裝鎮定的在趙五兇神惡煞的目光下為林致查看傷勢。

    看完后,這心中有數,鎮定道:“俠士稍安勿躁,只要這位小姐還有一口氣,小人保證就能救活她。”

    此言得意非常。

    趙五看他模樣認真,料定他不敢偷奸耍滑,因此把寶劍收回劍鞘,眾人紛紛松下一口氣,有幾位來這里看病剛好趕上這一出的病人已經軟倒在地,剛才的強撐,在得知那位小姐有救時,身心一放松,身體徹底虛脫。

    一番兵荒馬亂,待林致服了藥總算云開霧散。

    放走這醫館眾人,此時已是星子滿天。

    趙五丟下一袋銀子給這醫館郎中道:“救活她,照顧她活蹦亂跳為止,若是有所損失,小心你的狗命。她若醒來,若是問起,只說她是被路人所救。”說完這話,趙五大步向著門外走去。

    長胡子郎中聽他意思,看他動作,明白這人是要走。

    “俠士留步,敢問您何時來接這位小姐?”

    趙五回頭道:“她不會在你這里住太久的。”

    “是,是是,您慢走,我們一定照顧好她。”長胡子郎中不敢直視趙五眼睛,諾諾應道。

    送走這位煞客,長胡子郎中趕緊的命令徒弟關門。

    這大晚上的,他可不想再迎來一位難伺候的病人。

    幸好他這里有一根千年人參,要不然,這位失血過多的小姐怕是小命難保,若是再來這么一位,他可就真的無能為力了。

    開店不易,沒成想他這醫館剛開業不到一月就遇到這么一件驚心動魄的事,唉……

    這醫館郎中名叫張升,三十來歲,剛剛學成歸來,其實不是。

    醫術可以說是永無止境的,他只學了點兒皮毛,糊口度日而已。

    這醫館主要還是靠賣藥為生。

    今日正好進了一顆人參,價值不菲,他顛顛手中銀兩,搖了搖頭,再次嘆了一聲:“倒霉,這銀子剛夠抵了人參的價,賠了!權當積陰德吧,畢竟醫者父母心嘛……”

    再說小詩和那兩名侍衛,他們此時仍在原地躺著。

    也不知那害他們如此的罪魁禍首對他們下了什么藥,竟是同個活死人一般腦子能動,身體卻動彈不得。

    按理趙宣派給林致的侍衛應該差不到哪里去,他們怎么會連自己種的什么毒都不知道呢?

    這也怪不得他們,就算是醫治了林致的長胡子也沒發現林致不能動,他只查探到了林致失血過多。

    當趙五披星戴月找到他們時,看著他們三人的模樣,趙五發愁了。

    這三人怎么還沒好?

    他一人沒法一下子扛著三人走。

    無法,只得先把他們扛到安全的地方,然后去找了輛馬車把他們塞了進去。

    本是接了王爺命令讓跟著郡主的兩位兄弟回去,現在看來還得再耽擱一陣子。

    再次返回城鎮醫館,長胡子郎中被趙五從床上睡眼惺忪的提出來為三人查探病情。

    又是一番折騰下來,可把郎中給愁死了,他也不知道他們這是得了什么怪病,竟然意識仍在,身體卻動彈不得。

    他疑惑的坐在診凳上問道:“他們四人難道都是如此?”

    “你是郎中你不知?”趙五自認見過不少中毒的癥狀,這種癥狀他也是頭次見。

    而這個長胡子郎中也是如此。

    “恕小的才疏學淺,真是不知,敢問俠士,他們怎么中的毒?”

    “喝水。”

    “什么水?”

    “就是有個沿途賣水的,說來奇怪,別人喝了沒事,他們四人反倒出了事,我也不知具體什么水,你可認識能治這種病的人?”趙五抱劍而立,昏黃的燭光映得他臉頰的棱角模糊了一些。

    他有些后悔罷那倆賊人給殺了,這可怎么辦?若是王爺知道他因為偷懶沒保護好郡主,那還不得受罰啊?

    越想越覺得汗毛直豎。

    可以說,這個趙五的性格似乎要比他哥哥趙四外向一些。

    但也僅僅是一些而已。

    趙四整個一悶葫蘆,而趙五,就只比趙四能說會道了那么一丟丟。

    趙四時常是一身黑,而這趙五,倒是鐘愛紅色,暗紅色那種,而他此時的外衣仍在林致的身上包著。

    對于順坡下驢說長胡子郎中本事不行,準備另投高明的趙五來說,他說的話再平常不過,可長胡子郎中心里卻有些生氣。

    你說我這不是正查明原因呢嗎?知道病因才能對癥下藥,你這啥也不說就要讓我給你介紹明醫,我呸,老子就是明醫,這十里八村誰不知道?

    想讓爺給你尋明醫,那不是砸了爺這招牌嗎?若是那樣,以后他還怎么在這城里立足?本就剛開張一個月,生意越來越好,這事他可不干。

    長胡子郎中心中如何作想,趙五不知,他只看到那郎中直直看著他,不知道他為何光看著他不說話。

    “難道這附近就沒有能解了這怪病的?”趙五問道。

    長胡子郎中嗯哼輕咳一聲,清清嗓子道:“俠士,咱們先別著急,不若明日一早,俠士帶著小的去找投毒之人處找找源頭可好?”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