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恐怖靈異 -> 重生庶女之假冒系統

正文 第140章貓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趙五想到那懸崖上的尸體,猶豫不過一瞬,便果斷說好。

    這事簡單,他只需告知這郎中那地方的具體位置,然后他先行一步上去查探查探,順便毀尸滅跡便可。

    如此這般,張升問了地址后,說好準備何種交通工具。

    商量妥當,只見張升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眼角犯淚的揉了揉眼睛道:“俠士,小的得回去睡個回籠覺,這樣才能養足精神同您尋根問你去,您也早些睡了吧。”

    說罷起身就要走。

    趙五不樂意了:“喂,你就讓爺睡這里?這一個大通鋪,他們三人就占滿了,你讓我怎么睡?不行,你在這里給他們守夜,萬一有個事,你是郎中,好歹有應付的本事。我去睡你那屋去!”

    張升愕然,他沒想到這小子竟然把話說得如此明目張膽。

    他要是去那屋睡,那他媳婦怎么整?兔崽子,剛才可把他們倆下了個半死,這會兒竟還想著占他老婆便宜?哼,想的美!

    “俠士,我那媳婦可在屋里睡著呢,你這可不地道啊?”張升直眉楞眼怒道。

    這話說得趙五糊涂了,他可沒見到這郎中有什么媳婦,剛才他可只見到這郎中自己在屋里呼呼大睡呢!

    “你哪里來的媳婦?做夢呢吧!”趙五說完就要出門去張升的屋里。

    張升急了,趕緊跑到趙五身前擋住去路:“站住,你剛才可是把我媳婦嚇得幾哇亂叫,這會兒就想抵賴?!哼!門兒都沒有,不許進就是不許進,我那媳婦怕生人,你若是在我床上睡了,我那媳婦可是要離家出走的!”

    趙五不顧張升阻攔,非要去張升屋里一探究竟,他剛才真的除了這郎中,別的啥人也沒看到,這郎中不會是個瘋子吧?這事可不是小事。swisen.com

    如果這張升真是瘋子,那他怎么可能放心把郡主放在這里讓他救治?

    本來就聽說郡主有些神神叨叨,若是被這郎中越治越神叨,那可如何是好?

    得虧他又回來了,要不然,他的罪過可就大了。

    張升見攔他不住,先他一步向著自己房門跑去。

    當看到自己大開的房門,他進到里面小心翼翼的叫道:“花花,花花,快出來,快到夫君這里來。”

    這句話,可把趙五惡心的雞皮疙瘩起一身。

    不會真有鬼吧?

    剛這般想,一團黑影快速的從房梁一躍而下鉆入了漆黑一片的床底下,趙五看不清那是什么,登時嚇了一跳,手中劍已出竅。

    張升則是驚喜的趴下身體對著那黑影招手道:“花花,花花,夫君想死你了,剛才都嚇死了,一直擔心你又不告而別呢?”

    趙五拿著劍小心的彎腰湊近張升,小聲的問道:“你媳婦是什么?”

    “我媳婦就是我媳婦啊,還能是什么,俠士趕緊的把劍收收,可別嚇著她,她若是被你嚇跑了,那可就傷了小人的心了。”

    趙五看張升說得鄭重其事,于是收劍入竅,學著張生的姿勢跪趴下來往床底下看。

    只見兩道幽光猛的竄出,嚇了趙五一跳,小心臟怦怦亂跳,登時站起就要拔劍相向。

    再看張升,此時也已站起,手里赫然一團黑物,趁著窗外月光,總算看清那是個什么東西。

    他娘的,一只貓竟然嚇得他差點兒喪膽。

    “這就是你媳婦?!”趙五怒聲喝問,聲如驚雷。

    張升懷里的貓喵的一聲就要支著爪子逃跑,被張升用力抱住,手上立刻挨了兩爪子。

    “俠士俠士,有話好好說,你看我媳婦兒被你嚇得!”埋怨的聲音軟的再次讓趙五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看張升安撫他那“媳婦兒”的模樣,趙五真想一劍宰了這一人一貓,簡直惡心的要命。

    抖落身上雞皮,趙五用力把抽出一半的寶劍收回鞘中,撂下一句“變態”便大步而去。

    張升才不管趙五去哪里呢,他此刻順著他“媳婦兒”的毛發,抱著就上了床。

    大家想想,一個三十多歲留著二十厘米長胡子的男人抱著一直黑貓輕聲叫媳婦兒那畫面,是不是很逗趣?

    哈哈哈……

    當然了,身為男子漢中的男子漢,趙五是無法理解張升那娘兒們唧唧的模樣的。

    一只貓而已,寶貝的跟祖宗似的。

    其實張升的貓是一只純黑的黃眼貓,他給人家取名叫花花,實在名不副實應該叫黑黑才對。

    趙五躺在這醫館院中的桐樹上,透過窗戶看向張升屋里,他突然莫名的笑了。

    他想到了自己小時候似乎也挺喜歡小動物的,可惜慢慢長大,對于那些壽命很短的動物,他便不怎么喜歡了。

    次日。

    張升還未起床,他的那只貓媳婦便溜達了出來,悠閑的走到趙五在的桐樹下撓了撓樹皮,申了個大懶腰,然后便穿花拂柳似的越過院中擺放的各式草藥向著院墻上跳去。

    利落嫻熟優雅。

    趙五肯定這是一只公貓。

    不由的悶笑出聲,覺得張升這人還真是有趣。

    明明人家黑貓是位優雅公子,他硬給人家取名見花花,而且還過分的叫人家媳婦兒。

    此時一個小藥童從樹下經過,似是來叫張升起床的。

    這藥童還未敲門,門里便響起了著急的吼叫聲。

    “媳婦兒啊媳婦兒,你咋個又拋下我一個人起床了呢?為夫這還沒起呢?你怎么敢?”

    對于自家師傅這不靠譜發神經的模樣,小頑童翻了翻白眼,拍了兩下門道:“師傅,您快起了吧,早睡早起可是您經常對我們說得,這日頭都出來了,您不是還要出門嗎?”

    喊完,他也不等張升回話,徑直便去了前堂。

    這醫館門還沒開張呢。

    今日師傅有事不能坐診,但卻不妨礙別人來此抓藥。

    一個時辰后,趙五已經把那山崖上的尸體處理了,順便還搜了搜他們的身,什么也沒發現。

    他只比張升先行了一步,按理說張升該到了才對。

    但他忽略了貓奴的屬性。

    可巧的是,張升剛出門便看到他家貓媳婦兒的蹤影,因此決定順藤摸瓜悄悄尾隨,先看看他家貓媳婦去哪里玩耍呢。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