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玄幻魔法 -> 唐殘

正文 第710章 走馬為君西擊胡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背靠著川水河渠列陣的隊伍之中,第一軍右廂新二營的五頭王審知手心滿是汗水的握住手中的長銃,這是他兄弟王彥復為他指明的一條出路和捷徑所在。

    因為按照他的說辭,傳統刀槍弓弩廝殺的戰陣之道,他們這些起點較低又是降人出身的士卒,已經很難在這方面靠精益求精的技藝出頭了;

    反倒是這個新練的火器之師因為初創之際,無論是制度、戰法和技藝都有待進一步完善和不全之際,正是他們這些不分新老都站在同一個起點線上的士卒們,大有可為之處。

    所以他的大兄王審潮毫不猶豫的用掉了,自己積累下來功勞的資格和進修名額,為他爭取到轉隸火器兵種的機會;理由也很簡單,王審知是兄弟之中唯一娶親的實在責任重大。

    雖然他也算是久經戰陣而通曉各般武器的老手了,對于火器的操習也是頗為用心和加倍努力,把手掌的老繭都被磨光又重新生長出來,才堪堪習慣盯著迎面射過來的無頭箭,而眼皮不眨的輕微偏身閃避。

    但是第一次憑借這種新式裝備,主動離開城墻的掩護尋機野戰;終究還是不免和其他對大多數人一般,難掩喘喘不安或是心中沒底的情態。

    說實話,雖然他拿著這種前段可以套上尖刺的長銃,往復刺殺過各種靶子和其他活物,但事到臨頭還是覺得前排那些白兵所持的長矛和刀牌,更加的熟悉和稱手一些。

    不知道過了多久,在初夏已經偏斜下來的午后日頭照耀下,他只覺得口中呼出來的氣息都是熱的,然后又迅速匯聚到前后左右許多人體活動開來之后,所散發出來的汗味和熱氣當中去了。

    因此,在這種有形無形的環境和氛圍之中,原本已經喝過水排過尿的王審知,還是變得口干舌燥而不斷吞咽起唾沫來,下肢也出現了隱隱的尿意。

    這時候,隊官和老卒們不斷響起的口令和喝斥聲,似乎也變得越發頻繁起來;期間還夾雜著隱隱的痛呼和悶哼聲,那是因為身體不耐而想要挪動或是轉身的士卒,遭到當場教訓的結果。

    王審知也只能想辦法絞盡腦汁的轉移注意力,來減低身體上的不適和違和感覺;比如全幅回憶起出陣之前的戰前部署情形,以及自己所在位置所需要注意的要點。

    與他過往呆帶過的那些官軍,對于士卒極盡簡略之能的號令和賞格不同;這些太平軍事先的部署安排當中,可謂是恨不得盡可能的詳盡道每一隊,每一火的偏執程度。

    只要有時間,將校隊官們甚至還會主動說明整體戰事上的需要,和場短期內所可以達成的階段性目的,然后幾次進行相應現場的鼓舞和發動起士氣來。

    比如這一次他們主動迎戰,就是負責吸引、阻截和拖住城南出現的黨項游騎大部,以為后方另一個方向上的一支大隊人馬,爭取到退入城中的緩沖時間。

    王審知如此仔仔細細的回想著,手中的長銃也就似乎變得不那么濕滑難握了,而周旁的聲囂雜音也像是慢慢的消失遠去,而只剩下視野當中透過密集成排人體和刀槍的間隙,所能看到一點點逼近的煙塵飛舞。

    直到站在前排斜舉向上的碧藍小旗突然揮下,霎那間充斥在密集人頭和風中潺潺盔纓上方的刀槍尖刃,突然就成片放倒了下來;然后隨著相繼蹲伏下去的前排士卒,王審知所在的后排銃手一下子就變得視野開闊起來。

    這時候準備接戰的哨聲才呼嘯的吹響起來,還有老卒領頭齊聲唱起來的《打銃歌》和《對騎歌》。而在此起彼伏的歌聲當中,王審知也在長久磨礪出來的條件反射下,抽出塞滿皮套內的一枚子藥彈包,手腳麻利的壓塞在銃管后打開的膛口中。

    又按下鋒利的閘片戳破彈包灑出些許藥粉,重新復位推進后膛塞緊閉起來了;然后扳起打磨過的燧石夾片。僅僅是幾個呼吸之間的一組動作下來,王審知所在的這一隊就基本完成待發準備。

    這時,遠處奔弛突進的胡騎滾卷而起的煙塵,也在越發極速靠進過來,而又變成了這前后數列銃手之間,分布虞侯口中的大聲報數:

    “一百步準備。。”

    “五十步準備。。。”

    “三十步左右,仰角二刻,齊放。。”

    霎那間,激烈的哨子聲在王審知的前后左右驟然響起來,而又變成爭相揮動而下的手戟和小旗,然后又淹沒在了一片密集炒豆般放射開來的煙塵和短促激烈的迸射喧囂聲中。

    這一刻端持著長銃的王審知,亦只覺得胸口像是猛然被人推了一把,銃口一仰差點沒有側身向后退走,卻又被后列腳頂腳的士卒給撐住,用肩膀反推了回來。

    “壓低半刻準備。。”

    重新響徹在耳旁的鼓點聲和老卒叫喊聲,也讓他很快反應過來松開死死摳住的手指;將厚實的護木退過腋下單手夾持住略為發熱的銃身,而另手拔出大腿上別著的通條,緊鑼密鼓的隨著節拍裝填起來。

    而僅僅是五六個呼吸之后,短促的鼓點節拍也再次變成尖銳的連片哨子聲,以及蹲持、站立著齊腰和過肩的銃手隊列中,競相迸發而出的濃密火光和煙塵。

    而隨著王審知第二次扣發長銃迸射而出的反沖和震感,就仿佛是沒有之前那么激烈了;而更多了一些讓人如釋重負的從容和流暢,那些往復訓練中形成的刻骨記憶,也在嗆人的煙氣中一點點的恢復過來。

    只是這一次王審知所在二列齊腰橫隊之中,就只有大半數得以成功擊發了出去,其余人等不是在手慢腳亂中丟掉了清膛的通條,就是裝反了子藥,或是干脆來不及將燧石扳起。。

    盡管如此,他們還是手腳牙齒并用著在鼓點聲中,竭力重新完成清膛、開栓、上彈、引火再復位的一連串流程,將手中的條身長銃給恢復到了打發狀態。

    然而那些滾滾煙塵的來勢似乎絲毫未減多,而露出越發鮮明的人影綽約來;這時候當先的胡騎似乎已經逼近到了他們的十數步內;而相應的打擊也終于降臨在了他們之中。

    只聽得隊列前后左右都有噗嗤、噗噗的沉悶作響和急促爆發出來的慘叫聲,卻是來自黨項胡騎投擲和放射的短標、箭矢,不可避免的造成了銃手行列中殘差不齊的傷亡。

    而就在王審知的身前,一名蹲伏的銃手也被短標貫穿了大腿,而厲聲慘叫著將一股滾熱血水噴濺在他的腳踝上。然后又被驚出一半身冷汗的他,連忙駐銃在地而空出一只手全力拖曳向后;

    又被他身后的同袍接力式拉扯過去,最終消失在側身讓出來的一道道縫隙當中;然后他又自然而讓的蹲伏下來不上了這個缺口;到了這么一步,他也唯有謹記住訓練時的教誨:

    “無令不動,盡力去相信你的護甲和同袍”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有王審知這般遏制力,隨著遭受傷亡增加的刺激,零星的放射聲不可抑制的響了起來但是大多數人還在是驟然出現的傷亡當中,控制住了自己的隊形和胡亂放射的沖動。

    而這時候,投擲完了短標的胡騎也終于順勢殺到了他們面前,順勢滾卷而來風塵中裹帶著粗大砂礫,幾乎是迎面撲打在他們的胸甲上而沙沙作響;而放射的哨聲卻遲遲未能響起。

    望著幾乎高過自己一大截的胡騎仰踢起來的這一刻,王審知也禁不住腿腳發軟而全身寒戰的幾乎握不住手中火銃了;哪怕明知扣發下去就能打殺對方,他就是一時間完全失去了這個氣力。

    “難道真要死在這兒了,只可惜了留在家里的梅娘了”

    電光火石之間的王審知,在心中有些戀戀不舍的默念著;然后就見籠罩在他頭臉上的碩大陰影,驟然一空而向著側旁傾倒下去;

    卻是這騎胡兵,已然被被幾只同時舉起的矛尖,給刺穿了馬胸和人腹而撕扯甩開大片血水,斜倒在了地上,卻是原本臨陣第一列那些被忽略過去的排頭白兵,開始陸續攔阻下這些沖進陣列來的少許胡騎了。

    然后,令人等候著格外漫長的哨聲終于響了起來;而那些正在纏斗中的排頭白兵,也像是得到信號一般重新棄矛抱牌的蹲伏下身來;

    隨著一陣稀疏的煙塵噴卷而出,那第一陣沖到面前的胡騎不是被乘馬驚跳起來,就是被近在咫尺的彈丸給鴻大城血泉迸濺的篩子,而競相撲倒在地上。

    這時,第二陣緊接而至的胡騎也沖到了三十步之內;而抹開臉上濺到血水的王審知卻依然變得平靜下來,重新在比之前更短的時間內完成了準備,而對著沖破煙塵而出的皮衣氈帽身影,毫不猶豫的扣發處細密的軌跡來。

    隨著這目不暇接的接二連三的輪番放射,王審知也像是將自己積累的起來壓力和驚懼,還有一些不知名的情緒;都隨著這個軌跡淡淡,若隱若現的彈丸一起放射出去一般似得,變得越發得心應手的流利起來。

    這時候,側翼的陣列中卻已然爆發出了激烈的沖撞和人馬嘶鳴、廝殺叫喊聲;那是布置在他們兩端的混成步隊,已然然開始正面接敵了。又不知道過了多久,王審知的隊列也不知道射過了多少輪,皮質彈包中也只剩下空蕩蕩的幾枚。

    眼下視線的煙塵也隨著一場轉向的疾風而漸漸消失了,露出煙塵背后那些正在掉頭逃遠的稀疏胡騎,以及這里一堆,那里一片橫倒到地上,又在在血泊中掙扎和嘶鳴著,重傷垂死當中的坐騎和黨項人的尸體。

    這時候,陣列中的變形號聲突然響了起來;然后最后三列原地不動,而前排兩列開始原地小步踏踏的行走當中,斜向橫列了過來。

    又在中斷的號子聲中,重新將依然變得有些不規整的長銃批次,齊齊對準了那些已經殺入友鄰步隊當中的胡騎,隨著哨聲稍稍上揚銃口齊齊扣發放射出去。

    這一次他們打擊的目標就更加密集和顯眼的多了。就像是在戰線邊緣酣戰廝殺的混亂人群上方拉過了一條無形的死線,又像是錯過了一陣萬物凋零的惡風;

    那些猶自騎乘馬上用棍棒和長標、厚背砍刀,左右劈殺戳刺和驅馳踐踏往來的黨項兵,頓時就像掀倒的骨牌一般的紛紛跌落下來,而將凌空迸濺的血雨潑灑在左近的人群中。

    而那些被突入其中而顯露出頹勢的太平軍步隊,卻因為基本低過馬頭而幾乎毫發無損,當場士氣大振的加倍奮力廝殺和圍攻起,這些落馬的黨項胡騎來。

    因此,不久之后才隨著中線的本隊緩緩壓上來的拓跋思忠,卻是望著陣前交接處橫七豎八的尸體,禁不住明顯的顫聲對著難掩駭然的左右部屬反問道:

    “這又是什么妖法,我的那些藩落兒郎呢。。我的兒郎們呢!!!”

    這時候,長安城頭上卻是隱約有此起彼伏的鼓號聲大作。與之相對應的則是數里之外,另外兩門相繼殺出一支馬步俱全的軍隊來,又自東朝西沿著城墻下的護城壕邊,馬不停蹄的向著黨項軍本陣撲殺過來。

    “求援,馬上發出信號,再派出多路快馬求援。。”

    拓跋思忠這一刻已然在沒有任何僥幸,而聲色俱厲的大喊道:

    “眾兒郎隨我退還營中堅守御賊,一定要堅拒道后援到來。。。!”

    而在安化門外的清明渠畔,依然變得參差不齊不復規整的銃手隊列之中;手臂和指掌上有多處灼傷點點的王審知,也脫力一般的拄坐的泥地上,毫無理由的傻笑起來;

    卻不知道是在慶幸自己能夠活下來,重新見到新婚未久的妻子;還是分外的感嘆著火器殺敵致勝的意外效用。

    而遠處那些敗退和潰散的黨項部眾,也像是嚇破了膽子一般的,哪怕這些太平銃隊已經看起來頗為松懈的解散了隊形,但是依舊沒有人敢于朝著這個方向,嘗試突圍逃亡而去。

    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次阻擊戰的人物他們已經加倍完成了還別有意外的所獲。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