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玄幻魔法 -> 他改變了羅馬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二章 奧利給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自從十字軍分裂以來,南方的理查德正舉步維艱的朝著耶路撒冷進軍,但是北方的德拜聯軍卻一路高奏凱歌。

    皇太子亨利輕易的便擊潰了圍攻西斯要塞的科尼亞軍隊,如今正躊躇滿志,準備一鼓作氣,深入科尼亞人的腹地,圍攻北面的開塞利這座古代曾經被稱為凱撒利亞的堡壘不僅扼守著北錫瓦斯與黑海的通道,往東還可以長驅直入科尼亞城,突厥人的首都!

    而這個時候,阿萊克修斯卻在塔爾蘇斯城下接見前來覲見的亞美尼亞大貴族,西斯伯爵阿納斯塔斯米格里烏斯。

    米格里烏斯家族是亞美尼亞的傳統顯貴,曾經甚至一度能和王族魯本家抗衡;因此即便現任西斯伯爵是個老好人的性子,魯本大公也只能明升暗降的搞一些小動作,將他們放逐出阿達納的權力中心。

    由于弟弟阿爾喬姆幾乎是阿達納第一批歸順阿萊克修斯的貴族,因此當阿納斯塔斯恭敬的獻降表之后,亦受到了皇帝的禮遇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阿達納和塔爾蘇斯如今真正的主事者是誰,而且他也開始毫不猶豫的行使著統治者的權柄!

    “至高無的巴塞琉斯,魯本逆賊一向對君士坦丁堡陽奉陰違,但是米格里烏斯家卻永遠忠誠于真正的科穆寧皇族!”

    塔爾蘇斯的圍城營地之中,看到周圍一大批兇神惡煞的法蘭克武士,西斯伯爵毫無懼色,對高居于主位的阿萊克修斯一臉忠誠的說道:“先帝約翰二世曾經在塞琉西亞親口夸獎過我們的忠誠!”

    阿納斯塔斯的祖父曾經在先帝約翰二世遠征奇里乞亞的時候率先倒戈,不僅為希臘大軍打開了通往阿達納的道路,而且還讓米格里烏斯家族的封地在數十年內每況愈下,到現在為止幾乎減少了三分之二他們和魯本家族長達幾代人的宿怨就根植于此。www.6zzw.com

    阿納斯塔斯很容易的便從阿萊克修斯口中得到了確保米格里烏斯家在北方的領地不受侵害的保證。(雖然他內心想的是離開西斯那個破地方,回到西邊的塞琉西亞;)而通過假借十字軍大軍的虎威,阿萊克修斯也得到了一大批本地貴族諸如和魯本有怨的米格里烏斯等當地豪門的支持。

    事實十字軍不可違逆的兵鋒是一方面,亞美尼亞人如此踴躍支持,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乃是魯本家傳說中的“雄獅”,自封的新任大公萊翁預備偷襲包圍塔爾蘇斯的十字軍輜重部隊,卻被準時得到了亞諾情報的居伊反手打出了一個伏擊戰,導致塔爾蘇斯的守軍被擊潰和俘虜超過兩千人,萊翁本人甚至僅以身免……

    大家都知道,奇里乞亞的天已經變了,至少現在,是屬于科穆寧的時代。

    “我們遇到什么困難,也不要怕!微笑著面對它!”

    相比城外的車水馬龍,此刻塔爾蘇斯城中算是一片愁云慘霧。萊翁精心準備的偷襲大敗虧輸,已然動搖了他在眾人心中的地位;但是自認為魯本家的雄獅的男人看起來并沒有屈服,他一身戎裝,大義凜然的站在城市廣場的中央,朝著四周憂心忡忡的市民與士兵們發表演說,為他們加油鼓氣,堅定他們反抗的意志。

    “消除恐懼的最好辦法就是面對恐懼,堅持就是勝利!”

    萊翁激昂的話語與誠摯的面容感染了一大批塔爾蘇斯的守軍。他們炙熱的眼神望著這個被稱作亞美尼亞雄獅的男人,眼神之中充滿了希冀,希望他能夠帶領他們戰勝陰險殘暴的敵軍;但是誰也沒有料到,當晚夜深人靜的時候,塔爾蘇斯北面的水門忽然放下了一葉扁舟,誓言要與城市共存亡的新任大公……帶著他最親密的將軍與顧問,消失在了煙波浩渺的湖泊對岸。

    “塔爾蘇斯,那座城市,已經被異端大軍的間諜滲透了,這才是導致我奇襲失敗的真正原因!”

    渡過了塞伊漢河的萊翁和他最信任的幕僚與將軍小心翼翼的躲過了十字軍的哨探,光榮無畏的朝著西面的塞琉西亞勝利轉進。也許殘存的羞恥之心令他臉面發燒,最后的“雄獅”一邊在確認安全之后策馬向西奔騰,一面朝著身邊的幕僚解釋道:

    “我剛剛還得到了一個沉痛的消息西斯要塞的科尼亞大軍已經被阿勒曼酋長的王子擊潰;我們現在已經沒有援軍了。”

    “十字軍暫時勢大,我們無法與之爭鋒;為今之計,困守塞琉西亞孤城也毫無用處,只能接那里不愿為奴的同胞,然后去君士坦丁堡投奔伊薩克皇帝。”

    “巴塞琉斯陛下一定會為我們主持公道的!”

    幾天之后,被領主拋棄的塔爾蘇斯在血腥的內斗之后最終選擇了投降;和阿萊克修斯一起策馬邁入這座古老的城市大門,西西里的女王一時間卻有些唏噓。

    她看著大街兩側恭敬跪伏著的塔爾蘇斯市民,看到他們惴惴不安的緊張神色,不由得想起了被理查德劫掠和焚毀的墨西拿;想起那片被英格蘭王蹂躪的土地,女人的尖叫與孩子的哭泣,恍惚之中卻有些同情這里同樣信仰帝的人民了。

    “阿歷克斯,我們只是為了確保十字軍的后勤,才拔除了魯本這個不安定因素;而你……答應我,你要善待這里的人民。”

    人去樓空的總督府,如今是十字軍指揮官臨時的指揮部;康斯坦絲心事重重的走在前面,當她進入大廳之后,終于仿佛下定決心;她轉過身來,堅定的目光注視著阿萊克修斯的雙眼。

    “康妮,你是一個善良的女王。”

    緩緩走前去,皇帝笑了笑,而西西里的女王卻有些驚厥的搖了搖。

    她的聲音甚至有些帶了哭腔。

    “我……我一看到他們,就想起了墨西拿罹難的民眾,想起了我可憐的侄子威廉……”

    外人面前一直作風強硬的歐特維爾女王如今終于支撐不住,數月以來強撐的神經令她身心俱疲。康斯坦絲癱倒在皇帝懷中失聲痛哭,后者只得輕輕抱住她,一邊撫摸著那一頭柔順的秀發,一邊輕聲安慰道:

    “理查德會為他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相信朕,朕已經有了全盤的計劃;而其中,西西里的海軍艦隊會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我要親眼看到他的結局!”

    “如您所愿,女王陛下。”

    康斯坦絲恨恨的說道,但是她同時感覺到一只不斷向下的手,卻不由得顫抖一下,無力的推搡著,臉色通紅。

    “阿歷克斯,不,我結婚了,你也結婚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