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玄幻魔法 -> 奮斗在洪武末年

正文 第580章 重新執掌錦衣衛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陛下,沒事吧?”周王朱橚小心問道。m4xs.com

    朱棣的臉黑的比鍋底兒還可怕。自從登基以來,朱棣第一次遇到了刺殺,而且是當著眾將的面,在金殿上刺殺。

    向來驕傲的朱棣,此刻已經怒不可遏,沸騰到了極點。

    “朕沒事,紀綱怎么樣?”朱棣咬著牙問道。

    “紀綱為陛下擋了那一下,被鐵椎刺穿肺部,傷勢極其嚴重,此刻已經昏迷不醒,臣也沒法確定他還能不能醒來。”

    “什么?”

    朱棣失聲低呼,在旁邊的柳淳也是目瞪口呆……聽說朱棣遇刺,他跟朱橚都急匆匆趕來。朱橚當下算是醫學權威,他親自去給紀綱檢查傷勢。

    “陛下,傷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刺中紀綱的兇器,上面淬了毒藥,紀指揮使傷上加毒,情況十分危急,能不能挺過來,臣也說不好。”

    此話一出,柳淳眉頭緊皺,他當然相信朱橚和太醫們的診斷,可同時也不免被紀綱的果決驚到了。

    真不愧是有名的狠人啊!

    這次的案子錦衣衛有脫不開的干系,柳淳準備讓諸將出頭,廢了紀綱,順便約束錦衣衛。他本以為紀綱已經是砧板上的肉,絕對逃不掉。

    可事實上也是如此,軍中諸將恨他,朱棣懶得保他,文官也瞧不上他,這家伙幾乎混成了萬人嫌,這要是不死,天理難容。

    就是這么十死無活的一個局,愣是讓紀綱找到了一個可以死里逃生的辦法。他替朱棣擋了一下。

    救駕之功,世所罕見,的確能幫到紀綱。

    但問題是他跟王琎一起上殿,王琎身上帶著兇器,他居然沒有察覺,身為錦衣衛指揮使,是絕對的失職。

    光憑這一條,柳淳也能廢了他。

    似乎紀綱也知道,所以這家伙就“昏迷”了,不省人事。就算朱棣再不講情面,一個剛剛豁出命,救了你的臣子,連給個辯駁的機會都沒有,直接就給辦了,到哪也說不出道理。

    “妙啊,真是妙啊!”

    就連柳淳都不得不贊嘆紀綱的水平,有人或許要問,這事情有沒有可能只是個巧合?紀綱根本沒有這么大的本事,他只是運氣好罷了。

    可能的確存在,可對于柳淳來說,他寧可相信這是紀綱的算計。

    朱棣很煩躁,錦衣衛的事情沒法追究了,有刺客帶著兇器入朝,說明宮中的太監侍衛都未必可信,必須徹底整頓。

    這也就罷了,王琎!

    他殺自己的時候,叫什么?

    燕逆!

    多長時間了,朱棣都沒有聽過這個稱呼了。

    他是替朱允炆報仇!

    朱棣受到了很強烈的刺激,他已經出離了憤怒。

    到底是怎么回事?

    為什么還有人惦記著自己的寶貝侄子?

    朱棣打進應天之后,對整個建文朝,進行了徹底的清算,以黃子澄為首的建文舊臣,悉數處死。

    同時,他又對前朝的案子進行了審訊,偽造遺詔,謀害懿文太子,嫁禍定遠侯王弼……這些事情都已經有了定案,并且明發天下。

    而且太祖遺詔,的確是讓朱棣繼位,只不過是朱允炆一黨篡改了遺詔,竊據帝位而已……一切的一切!

    他已經是名正言順的天子。

    繼位之后,他整頓吏治,重編人馬,剪除弊政,于民休息。雖然朱棣不像老朱那么勤奮,但是他充分授權六部,又設立了內閣,百官一起努力,一年的光景,做到事情,比洪武朝任何一年都要多。

    登基大典上,萬國來朝,派遣船隊,出海宣揚天威,探索航路……朱棣捫心自問,他沒有任何錯誤。

    相反,他做得很不錯,甚至民間有人說太祖爺又回來了。

    能得到百姓的稱贊,絕對是朱棣最開心滿足的事情。

    可事到如今,竟然冒出一個建文舊臣,要不顧一切,殺了自己。

    難道是朕的努力都白費了,還有人瞎了眼睛,寧可為了朱允炆拼命?荒唐,太荒唐了。

    “為什么,到底是為什么?”

    朱棣氣哼哼來回踱步,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又變成了青色……足足一刻鐘之后,朱棣才緩緩坐回了龍椅上。

    這一次皇帝陛下的腰背似乎不那么筆直了,整個人都有些意興闌珊,仿佛被抽掉了許多精氣神一般。

    “為什么?柳淳,你告訴朕,這幫人居心何在?”朱棣緩緩抬頭,茫然道:“莫非朕躬德薄,竟至如斯?”

    柳淳看出了朱棣的困惑,也明白這位天子的心情。

    “陛下,大明朝有官吏數萬,偶爾有那么一兩個混人,不需要介懷。更何況陛下推行變法,遷居豪強,做的就是得罪人的事情,有人怨恨也是情理之中。王琎說他是建文舊臣也好,說他忠于故主也罷。臣卻以為未必可信,他是另有謀算也未可知。”

    朱棣一聽,忠于清醒了許多,他切齒咬牙,“對,就是這么回事!一定要好好查查王琎,把他的牛黃狗寶都掏出來,朕要看看,他到底是生了一副什么樣的歹毒心腸,竟然敢刺殺朕!”

    “傳旨,讓錦衣衛去查!”

    朱棣剛說完,一旁的太監木恩就忙道:“皇爺,紀大人還昏迷著呢!錦衣衛怕是沒法出動了。”

    木恩說完,慌忙低下頭,他的心臟嘭嘭亂跳。

    錦衣衛不成了,該讓我們出馬了,只有我們宦官才是最忠心耿耿的,陛下,給我們一個機會吧?

    木恩祈求漫天神佛,還有那些知名宦官的前輩祖師爺,無論如何,要給他一個機會。只要能去辦這個案子,木恩就要讓世人瞧瞧,尤其是讓朱棣知道,他們這些太監比錦衣衛貼心多了。

    而且他們下手更狠,做事更決絕,是可以讓陛下永遠放心的惡犬。

    一個大活人,去爭當惡犬,也實在是有趣。可木恩不在乎,反正都挨了一刀,再說了給天子當狗,可比給尋常人當主子還要舒坦。

    “陛下,給奴婢一個機會吧!”木恩在心里默念著。

    可朱棣就是不說話,他眉頭緊皺,紀綱這家伙就算沒有昏迷,也不可靠了,他要是沒昏迷,朱棣還要辦他呢!

    當初朱棣用紀綱,是為了讓他對付建文舊臣,如今該殺的也差不多了,朝局趨于穩定,偶爾冒出一個王琎,還改變不了大局。

    既然如此,紀綱就不適合執掌錦衣衛了。

    那誰合適呢?

    朱棣突然一眼瞧見了柳淳。

    “你當過錦衣衛指揮使?”

    柳淳點頭,“的確做過,只是臣的做法和歷任錦衣衛指揮使不盡相同,所以臣未必……”

    “別急著推脫。”朱棣不悅道:“你不論治軍還是治民,都很有兩下子。光是讓你著書,實在是浪費人才了。這樣吧,你把錦衣衛給朕管起來。”

    柳淳還想拒絕,可朱棣已經不給他說話的機會了,“少傅柳淳,加都督同知銜,執掌錦衣衛事。奉欽命辦案!”

    朱棣說完,還沖著柳淳一笑,“柳卿,朕相信你會把案子辦好的,朕靜待佳音。”

    柳淳跟朱橚從宮里出來,朱橚笑得跟個招財貓似的,“恭喜恭喜啊!柳淳,你這下子可撈到了肥差。你聽聽老百姓都怎么說,他們講啊,樹矮房新畫不古,此人必定北鎮撫。這一年來,緹騎四出,威風凜凜,殺氣騰騰,天下肅然,人人驚恐!威風,實在是太威風了。”

    “不但威風,還有錢撈。”朱橚嘖嘖道:“你這回發財了,能不能捐助我一點,為了偉大的醫學事業,做點貢獻。”

    柳淳瞧了瞧他,忍不住笑了。

    這一笑,朱橚渾身發毛,以前他不怕柳淳,可多了錦衣衛的身份,他莫名其妙怕了起來。

    “柳……兄,朋友嗎,開點玩笑,你不捐也行的,我不在乎,沒事,沒事的,哈哈哈!”

    柳淳用鼻子哼了一聲,“周王殿下,你可別忘了,我當初是怎么整頓錦衣衛的。如今我再次執掌錦衣衛,你很快就會領教到錦衣衛的風采,我不會讓你失望,也不會讓天下人失望!”

    柳淳沒有多說,可就是這么兩句話,卻讓朱橚不寒而栗。

    姓柳的要干什么啊?

    坦白講,錦衣衛在紀綱手里,的確是讓人害怕,可也不是那么嚇人,畢竟紀綱身份低微,光靠著狠勁兒,沒有陛下撐腰,他什么都干不了。

    可柳淳不一樣,這家伙本身就是兩朝重臣,人脈深不可測,門人弟子遍布朝野,本身又是當世文宗,著作遍布天下。

    讓他執掌錦衣衛,恐怕有許多人要睡不著覺了。

    想到這里,朱橚一縮脖子,趕快老實一點吧,萬一讓柳淳抓到了把柄,可就不好玩了。

    事實證明,朱橚的確夠聰明。

    柳淳這次重新執掌錦衣衛,的確是氣象不同。

    走進了錦衣衛大堂,當他坐下的一剎那,在兩邊的錦衣衛之中,不少人都低下頭,抹著眼淚。

    “大人回來了!恭迎柳大人!”

    “朕觀自古國家,建立法制,皆在始受命之君。當時法已定,人……”柳淳目視著這些人,緩緩念著,一瞬間,在場好些錦衣衛都明白過來,大喜過望!

    這是皇明祖訓!

    柳大人回來了,昔年的驕傲的錦衣衛又回來了!

    老子這些人不是鷹犬爪牙,是堂堂正正的漢子,是捍衛祖制,維護法度的衛士!

    “……朕幼而孤貧,長值兵亂年二十四,委身行伍,為人調用者三年。繼而收攬英俊,習練兵之方,謀與群雄并驅。勞心焦思,慮患防微,近二十載,乃能翦除強敵……”

    一些老人一起跟著背誦祖訓,一邊背著,一邊淚水橫流,喜極而泣。他們挺直了胸膛,驕傲無比。錦衣衛是世襲的,好多人從洪武朝,到建文朝,再到永樂,雖然短短幾年,可是卻換了三個主子,要說起來,還是柳淳當指揮使的時候,他們最驕傲自豪,柳大人回來,實在是太好了。

    至于吳華和紀綱所用的那些人,根本背不出來,全都魂不附體,手足顫抖,這是要變天了嗎?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