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玄幻魔法 -> 橫掃大千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隱秘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將這滿山的邪魅放出來,那這山上的人怎么辦?”原地,陳銘的聲音響起。swisen.com

    干瘦青年轉過身,有些詫異的望著他,那眼神就像是看見了一只大熊貓般稀奇“還能怎么辦?當然是讓他們自生自滅了。”

    “這山上封鎮的邪魅,可不止一頭兩頭,僅憑我們幾個,到時候根本攔不下幾個。”

    他轉身看向陳銘,臉色露出了冷笑“你也別多想什么,要知道這滿山的人,本來就是你們岳山派自己引過來的,為的就是等岳山兵出世,將這些人直接拿來祭兵。”

    “我們提前破壞祭兵儀式,說不定反倒能救下些人。”

    “我知道了。”陳銘臉色有些不好看,但也沒說什么,只是淡淡開口說道。

    “好了,我們走吧。”一旁,上官清的聲音慢慢傳來。

    她望著身旁不斷交談著的兩人,輕輕開口道“血靈陣的氣息即將達到最大,是時候該下去了。”

    “你說了算。”干瘦男子笑了笑,如此開口說道。

    他們繼續向前走去,慢慢走到一片獨特的小池塘前。

    安靜的池塘中,一陣陣的血氣撲面而來,在其中,幾株血色的蓮花靜靜在開放著,在其內演繹出一種獨特的美感。

    在池塘內,點點滴滴的血色池水靜靜凝聚于其中,整個看上去如同血水一般鮮艷,令陳銘下意識的側了側身,看向池塘的中央。

    一座古老的石碑靜靜在那里佇立著,其上銘刻著點點字跡,只是其中大多數字跡都被血水淹沒,只有極少數字跡暴露在外。

    這座石碑就這么靜靜佇立在池塘中央,此刻大半都淹沒在池塘的血水之中,整體看上去一片血色淋漓,隱隱帶著一種獨特的光輝。

    感受著這些,陳銘抬了抬頭,一雙眼眸仔細望向眼前。

    在來到這里之后,他的身軀開始不斷發熱,源自身軀深處的某種力量似乎開始復蘇,在他體內產生了一種不為人知的變化。

    站在原地,感受著這種變化,陳銘臉色鐵青,隨后抬了抬手。

    在他的手臂上不知何時,一層淡淡的青色已經出現,其中一種密密麻麻的紋理在手臂上不斷浮現,有一種逐漸向著身軀內部蔓延的趨勢。www.83kxs.com

    感受著這種趨勢,陳銘臉色有些陰沉,隨后看向眼前的池水。

    透過一種冥冥中存在的靈覺,他似乎能夠看見眼前池水中蘊含的一些東西。

    點點滴滴的殘余在池水中蕩漾,在他的眼中,一道道人影在池水之中浮現,在血色的池水中靜靜沉浮,其臉龐看上去猙獰而恐怖,此刻全部浮現在池水之間,眼神怨毒的看著陳銘。

    一股淡淡的痛覺從手心上傳來,讓陳銘從恍惚之中醒來。

    他回過神看去,只見在眼前,不知何時,他的手上已經破了一個口子,其上點點緋紅色的血液慢慢滴淌而下,向著下方的池水中涌去。

    吼!!

    伴隨著一陣滴答聲,眼前的池水涌起了種種變化。

    一陣低沉的嘶鳴聲在隱隱之間響起,就像是有道道冤魂在眼前哭泣,不斷散發出陣陣尖銳的聲響。

    密密麻麻的虛影在眼前浮現,伴隨著這一陣陣的哀嚎,在眼前的石碑上,原本浮現而出的血色光輝迅速暗淡下去,原本清晰的字跡慢慢變得模糊一片。

    砰!!

    一把銀色的小刀猛地砍在了石碑之上,與石碑相碰撞,發出了一陣清脆的聲響。

    在石碑上,一道道淡淡的裂痕浮現而出,最終整座石碑慢慢崩解,在原地留下一地的碎片。

    頓時,在原地,一陣陰冷氣息浮現而出,像是原地在瞬間降溫。

    “岳山碑已碎,岳山君留下的岳山兵在哪?”

    靜靜站在地上,望著眼前碎了一地的石碑,干瘦男子皺了皺眉,看著眼前幾乎沒什么變化的血池,有些疑惑的開口問道。

    話音落下,眼前一種變化頓時生成。

    在原地,點點滴滴的血液不斷滴淌而出,其中伴隨著一陣陣痛苦的哀嚎。

    砰!砰!砰!

    一陣清脆的響聲在原地響起,乍一聽上去,彷如一陣心臟的劇烈跳動聲。

    隨后,一陣猛烈的血光直沖天際。

    轟!!

    巨大的聲響在原地爆發,下一刻,原地池塘的血水向著四周濺去,其中一道光猛然直沖天際,裹挾著無邊之力直沖向前,將整片天際渲染成一片血色。

    在無邊的陰影之中,一把長刀的巨大影子在天際上隱隱可見,此刻再沒有絲毫掩飾,就這么靜靜在天際中綻放光輝。

    “岳山兵!!”

    在原地抬起頭,望著此刻出現在天際之上,彷如神魔之刃一般的滅世血刀,干瘦男子雙眼發光,沒有絲毫猶豫,身軀微微一側,就想直接沖過去。

    砰!

    一陣清脆響聲在原地響起,隨后一只巨大的血手在原地出現。

    在關鍵時刻,一只巨大而粗糙的血手從血池中猛然伸出,直接抓住干瘦男子的腳,將他一把拖入血水之中。

    啊啊啊啊啊!!

    一陣慘叫聲在原地不斷響起。

    落入那一池血水之中,干瘦男子的大半身軀快速蜷縮下去,整個身軀的血肉都快速枯萎,整個人在短短幾秒之中就變了一副模樣。

    “不,不!!”

    他怒吼著,這一刻渾身上下都在發光,努力想要從池水中掙扎而出,但卻被一個莫名的存在抓著,無法從封禁中掙脫。

    “上官清,救我!!”

    他看著遠處站著的女子怒吼著“沒了我,你一個人不是他的對手。”

    然而,對于他的求救,上官清只是在原地站著,對于干瘦男子的求救沒有絲毫反應。

    她就這么在原地看著,看著干瘦男子臉上的表情由憤怒慢慢變成絕望,才笑了笑,一張絕美的容貌上露出一個迷人的笑臉“你忘了。”

    “岳山兵雖然復蘇,但此刻尚不完整”

    略微抬起頭,她望著遠處半空中隱隱浮現的長刀虛影,輕輕嘆息道“血祭萬人,以諸多邪魅之力以養兵,固然可以養成絕世無雙的兇刀,但缺少了真正的靈血,到底少了一點真正的靈氣。”

    “你的存在,正好可以彌補這一點。”

    “你!!”

    血池之中,干瘦男子臉上露出絕望的表情,渾身上下的血肉快速枯萎下去,只是短短幾秒時間,就徹底變成了一具干尸。

    在他死后,血池之中,一點淡淡的銀色血跡開始出現,漸漸逸散在整座血池之中,很快被血水同化,消失不見。

    身旁,望著干瘦男子的下場,陳銘心中升起陣陣寒意,望著上官清的眼神變了又變。

    前方,對于他的反應,上官清像是沒感覺到一般,只是靜靜的看著前方的血池。

    在血池中,伴隨著干瘦男子的死去,那一只巨大的血手卻沒有隨之消失,而是慢慢爬上了陸地。

    伴隨著血池浮現出淡淡漣漪,一個高大的血色身影出現在原地。

    這身影看上去十分高大,渾身上下披著一身被染成血色的戰甲,此刻渾身上下都被血色染成一片,整個人看上去恐怖無比。

    濃烈的血腥味撲面而來,伴隨著這人從血池中走出而顯得越發濃郁,幾乎將這片區域所充斥。

    “湘州傳說,八百年前,岳山君降臨岳山,以一枚岳山兵蕩盡一切邪魅,以一己之力將整座湘州的dongan鎮壓,后來更是親自坐鎮岳山,在岳山上開宗立派,為人皇鎮壓岳山古戰場。”

    望著眼前自血池中走出的血色身影,上官清臉色玩味“可惜岳山君死后,岳山派后人不肖,第八代岳山掌門鐘丘,天資縱橫,妄圖以古戰場之力造化神兵,以窺天人之道,晉武道天人。”

    “于是自那之后,湘州附近dongan四起,各地多有盜匪掠奪人口,實際上都是被你們掠奪上山,用以血祭邪魅,再以邪魅之力以祭兵。”

    “這種行徑你們偷偷干了整整數百年,直到最近十年前南圣門baoan,南方十八州被裹挾一空,人皇南巡鎮壓,你們才慢慢收斂。”

    站在原地,望著眼前這血色身影,上官清最后笑了笑“鐘掌門,我說的可對?”

    在眼前,聽著她的話,那血色的身影慢慢抬起頭,一雙血色的雙眸睜開,望向眼前的上官清。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