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玄幻魔法 -> 橫掃大千

正文 第二百四十四章 星靈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試試看吧”

    原地,靜靜安坐在自己的房間中,陳銘深吸了一口氣,隨后視線逐漸聚集在某一欄上。

    截元圣法,提升!

    伴隨著心念一動,紫色的源力化為一道紫色流光,繚繞在陳銘的身上之上,隨后一種變化開始產生。

    在陳銘身上,原本蘊含在體內星點之處的磅礴星力涌起,身后一張浩瀚的星圖張開,此刻其上一顆浩蕩的武曲星辰隱隱閃爍,隱隱之間,帶著股兵戈交擊之聲。

    而在此刻,哪行浩瀚的星圖之上逐漸起了些變化,上面的星圖漸漸變得復雜,一眼望去足以令人感到頭暈目眩。

    與此同時,陳銘體內的星力也越發深厚,似乎在短短一瞬之家,便走完了原本需要漫長時光才能走完的路。

    當這種變化達到巔峰,新的星圖閃爍而出,原本暗淡的武曲星再次閃爍光輝,一縷星光直接落下,灌入陳銘體內。

    星圖至境!

    原本若是不使用源力,純依靠自身的話,陳銘走到這一步至少還需要半年時光,現在卻是直接達到了。

    陳銘睜開雙眸,微微抬頭看了看,仔細體會著此刻的身體狀態。

    此刻他的身體狀態還算圓滿,盡管身體有些判別,但也在正常范疇之中,不算過頭。

    他繼續望了望自己的源力面板,源力的損耗不算太大,提升到眼下這一步,僅僅只用了數百源力。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他本就是星圖大成,距離巔峰十分接近,就算不用源力來加成,最多也只需半年便可自行修習到這個地步,差距不算太大,自然消耗的源力也不算多。

    接下來來要提升的,才是真正的大頭。

    截元圣法,繼續提升!

    轟!!

    一陣淡淡的轟鳴之聲從肉身之中響起,仿佛體內有龍象亂舞,造成的響聲陣陣,如風雷之聲齊震,不斷響徹。

    在一剎那間,陳銘渾身的皮膚變成一片赤色,整個身軀像是一個被燒紅的熔爐,變得悶紅一片。

    狂暴的熱氣擴散,紛涌而出,像是能蒸發一片江海。

    隨后在身軀之中,一張嶄新的星圖顯化,其中蘊含的星力倒傾而出,按照某種玄奧而復雜的軌跡運轉,最后凝結。

    伴隨著這個過程發生,在陳銘的身軀之中,一道道星痕自發浮現,隨后身軀表面生出一層老繭,漸漸化成一層死皮。

    在源力的作用下,他開始蛻皮,一張張老舊的死皮在星力作用下不斷褪落,最后露出的是一層嶄新的肌膚,細嫩而白皙,如胭脂白玉,晶瑩剔透。

    這遠遠不是結束。

    靜靜端坐在原地,陳銘感覺自己的肉身像是要炸開了一般,堅固的肉身不斷被雄厚的星力沖刷,摧毀,隨后又在星力作用之下凝結出全新的血肉。

    與之前所不同的是,在這種全新的血肉之上,有淡淡的星力隱現,其中帶上了點滴星力的特質,上面有復雜神秘的星紋隱現,換發出全新的生機。

    這便是截元圣法的修行過程,此前的肉身在星力淬煉下不斷崩毀與再生,源源

    不斷,最后淬煉出截元圣體,

    房間中的變化足足持續了數個時辰,才最終結束。

    一陣迷霧從地上升騰而起,漸漸起伏,慢慢凝聚成兵戈廝殺之象。

    等原地的異象徹底消失,陳銘才起身,有些虛弱的扶了扶墻壁。

    與之前提升所帶來的些許疲憊不同,這一次提升簡直就是傷筋動骨,整個身軀都好像要碎掉了一樣,極其痛苦與難說。

    疲憊,困頓,饑餓,種種感覺在身上升騰而起,讓此刻的陳銘極其難受,恨不得立刻暈過去。

    感受著渾身上下傳來的感覺,陳銘強撐著走到臥室,直接躺在床上雙眼一閉,就此睡了過去。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直到外界的陽光照進房間之中,陳銘才再次醒了過來。

    “我睡了多久?”

    從沉睡中蘇醒,陳銘的精神狀態有些不佳,整個腦袋像是要炸開,充滿一種痛苦感,伴隨著一種極其劇烈的虛弱與饑餓感。

    “這種感覺,還真是有夠難受的”

    從床頭上坐起,陳銘努力搖了搖頭,隨后望了望外面的陽光。

    昨天他剛剛睡下時,那時陳銘記得很清楚,天色還是黃昏時刻,外面的夕陽看上去十分美麗。

    但現在,夕陽已默,卻是晨曦初升,又是一天清晨了。

    陳銘這一覺下來,就已經是一天時間過去了。

    這倒是給了陳銘一種新奇的感覺。

    穿越到大乾世界,自從習武以來,他便很少再進行正常的睡眠了,一般都是用打坐來代替。

    像是這一次這樣,如一個正常人一般睡過去,倒是難得。

    從床上起來,陳銘搖了搖頭,努力想要將腦海中那種強烈的眩暈感消去,隨后走出了門。

    洗漱過后,他換了一身衣物,隨后走出了門。

    過了片刻,在一棟酒樓隔間之中,陳銘將最后一盤菜吃完,面無表情望向一旁的侍者“結賬。”

    “您好,一共是三星晶。”

    一旁的侍者恭敬開口,報出了一個價格。

    三星晶的價格,若是放在平常,絕對是一個難以想象的天價,但對于眼前這頓飯來說,卻是十分相稱。

    這頓飯陳銘吃的不是別的,里面的每一道菜肴,都是由星獸血肉配以珍惜材料制成,哪怕是主食,也是專門培育出來的星靈米,可以說是極其昂貴,每一口下去,都像是在吃黃金。

    輕松結完賬,從此地走出,感受著此刻終于恢復平靜的身軀,陳銘搖了搖頭。

    洗漱過后,他換了一身衣物,隨后走出了門。

    過了片刻,在一棟酒樓隔間之中,陳銘將最后一盤菜吃完,面無表情望向一旁的侍者“結賬。”

    “您好,一共是三星晶。”

    一旁的侍者恭敬開口,報出了一個價格。

    三星晶的價格,若是放在平常,絕對是一個難以想象的天價,但對于眼前這頓飯來說,卻是十分相稱。

    這頓飯陳銘吃的不是別的,里面的每一道菜肴,都是由星獸血肉配以珍惜材料制成,哪怕是主食,也是專門培育出來的星靈米,可以說是極其昂貴,每一口下去,都像是在吃黃金。

    輕松結完賬,從此地走出,感受著此刻終于恢復平靜的身軀,陳銘搖了搖頭。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