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玄幻魔法 -> 橫掃大千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深淵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父親,他們說,要見銘王閣下。7k7k001.com”

    原地,望著眼前的鄒憂,鄒勝硬著頭皮,對著眼前的鄒憂開口說道。

    “見什么?”

    聽著這話,鄒憂下意識一愣,隨后才反應過來,臉色頓時大變。

    “一群賤民,也想見銘王閣下!!”

    他臉色大變,臉浮現出冷笑:“他以為他們是誰?一群賤民罷了!也敢來求見銘王!”

    這個世界,因為妖物肆虐的緣故,階級相對正常的世界更加固化。

    一群普通的平民,若是正常情況下,連得見一位尋常貴族的資格都沒有,更別說是得見除妖師這等佇立于巔峰的存在。

    “我們要見銘王大人!”

    前面,人群之中爆發出一陣咆哮之聲,隨后前方擁堵的人群向前擠來,密密麻麻的一片。

    到這時,鄒憂才發現,原來前方擠著的人不是數百,一眼望去根本看不見盡頭,少說也有千人了。

    “這是有預謀的行動!”

    頓時,鄒憂臉色一變,到了這時候,卻也不由有些頭皮發麻,慢慢向前走去。

    “你們想見銘王大人,是想干什么?”

    來到人群之前,望著眼前洶涌的人群,眼看著他們不斷向前擠來,鄒憂深深的吸了口氣,隨后望著眼前開口問道。

    “我們有委托要請求銘王大人!”

    前方,隨著鄒憂的話音落下,原本沸騰的人群微微一頓,隨后,又是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

    這聲音清脆,聽去年紀應該不大,卻具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在其響起的那一瞬間,就瞬間傳遍周圍,絲毫沒有被周圍嘈雜的聲音所掩蓋。m4xs.com

    “你們有委托要請求銘王?”

    鄒憂微微一愣,一時間還沒有反應過來。

    等他反應過來之后,他差點忍不住笑了出來。

    區區一群賤民,想要委托銘王這等頂尖的除妖師?

    在他這等大貴族聽來,這就是個笑話。

    不說別的,就憑眼前這些人,他們出不出得起委托費,這還是一個嚴重的問題。

    陳銘來到這個世界,出道至今,雖然為人相對其他除妖師而言尚算友善,但收費可不算低。

    他所收取的那些妖丹價值不菲,哪怕是一顆最普通的,也需要一戶人家努力數年時間才有資格獲得。

    眼前這些人看去衣衫襤褸,看去也不像是富裕的模樣。

    鄒憂十分懷疑,他們能不能出得起委托費?

    于是,他臉浮現冷笑:“要見銘王大人,還有委托要交給銘王大人,這話說起來倒是簡單。”

    “但你們交得起委托費么?”

    “自然交得起!”此前那個清脆的聲音再次響起。

    隨著這個聲音響起,原本沸騰的人群頓時一靜,隨后自發分開,讓一個身影從中走出,走到隊伍的最前端。

    那是個十分年輕的身影,長相不算太過高大,卻有一種獨特的英氣,此刻邁步走在人群中央,臉似乎帶著一種獨特的倔強。

    “我等委托銘王大人除去毀滅華萊州的深淵!”

    “不論委托事后是否成功,只要銘王大人愿意接下,我等華萊一族,愿世世代代,效忠銘王大人!”

    他大聲開口,其聲音洪亮,在周圍響徹。

    “深淵!!”

    那人話音落下,原地,鄒憂等人臉色大變:“你該死!!”

    “來人,給我立刻將他拿下!!”

    他臉色大變,終于不再客氣,寧愿此地沾滿鮮血,也要將這個狂徒拿下。

    “除妖師的職責,本就是斬殺妖物,維護一方平安!”

    望著鄒憂的動作,那青年絲毫不退,整個身影佇立于此,哪怕前方刀兵洶涌,也不曾后退一步:“現在,深淵已經在華萊州復蘇,整個華萊州的人民都生存在深淵的妖氣感染下,這時候我來請求除妖師出手,難道有錯么?”

    “你也知道那是深淵!”

    望著那青年,聽著那青年的話,鄒憂大聲呵斥:“你明知道那是深淵,是凡人所戰勝不了的怪物,還打算讓銘王大人去,到底是打著什么心思?”

    “深淵就一定不可戰勝?”

    青年臉色堅毅,大聲開口道:“過去的時候,大妖在大地之肆虐,世人皆以為不可戰勝,唯有銘王大人一再出手,在諸地斬殺大妖!”

    “不錯,深淵對我們而言同樣不可戰勝,但你怎么就知道,銘王大人不能做到呢?”

    他的話音落下,聲音清冽,帶著一種極其獨特的感染力,令人情不自禁的信服,去傾聽他的話語。

    “況且,我只是請求,并未要求銘王一定答應。”

    望著身前的車隊,青年深深的吸了口氣,強忍著心中的緊張,大聲開口說道:“我只是請求一個機會,告訴他,有一個地方的人民正需要他。”

    “至于是否答應這件事,那是銘王大人的事,與你我無關。”

    “你!!”

    望著青年,鄒憂眼中綻放殺殺機,終于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殺意,就準備下令,讓侍衛出手了。

    不過在這時,身后卻突然傳來了一陣動靜。

    他回身望去,只見在身后的馬車中,一個少年平靜走了出來。

    少年身穿一身簡單的黑袍,一頭長發如瀑,容貌俊秀,氣質秀出,望之儼然,一雙純粹的眼眸之中,一股如淡漠如天意,深邃如江海的天人之意緩緩流露。

    “銘王閣下!”

    望著這人,鄒憂臉色一變,連忙開口:“這里有些賤民正在刁難,您請先回馬車之中暫且休息,這里交給我就好。”

    “不必麻煩了。”

    望著鄒憂,陳銘臉色平靜,搖了搖頭,隨后望著身前。

    在他的眼眸之中,此刻在眼前這些人的身,一股天意的波動在流淌著,在此地匯聚,被陳銘所察覺。

    這是天意的波動。

    在此時此刻,此界的天意在催促,急切的希望陳銘答應這些人的請求。

    正是因為這天意的波動,所以陳銘才會從馬車中走出。

    “能讓此界天意如此悸動,深淵看來是這個世界中極為重要的一個節點了”

    感受著眼前天意的悸動,還有周圍人的反應,陳銘心中閃過這個念頭。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