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玄幻魔法 -> 橫掃大千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晉升破碎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淡淡的赤色光輝在閃爍。7k7k001.com

    一片空曠的實驗室里,周圍的塵埃不斷被揚起。

    道道金色的神紋開始閃爍,點點光華不斷從四周傳來,帶著元氣的劇烈波動。

    陳銘悄然無聲的回歸到這片地域。

    他回來的很安靜,如同他離開之時那般,一樣的悄無聲息,一樣的沒有絲毫蹤影。

    就跟個鬼魅是的。

    “回來了”

    他抬頭打量著眼前的天地。

    眼前熟悉的天地散發出一股令他親近的氣息。

    不似之前世界的那種壓抑,反倒充滿了親切以及一股悲寂之意。

    是的,悲寂。

    整個世界都透著一股悲涼之意。

    相對于陳銘離開之前,此刻整個世界的元氣已然再度陷入低迷,此刻還要更加恐怖。

    天地元氣進一步下降。

    世界的沉寂更進一步,如今已經到了一個極其恐怖的地步。

    縱使是陳銘,此刻都感到一陣壓抑。

    像是渾身上下壓著一座神山,時時刻刻都感到一陣恐怖的壓制感覺。

    身處于這種環境之中,若是與人交手,怕不是人還未出手,力量先被壓制了一兩成。

    端是無比恐怖。

    不過,在這種極度的壓抑之下,卻也有全新的生機在綻放。

    外界天地在不斷壓迫著,而在陳銘體內,那已孕育完全的唯一真種也在發出轟鳴,似是在不甘的抗爭。

    一種獨特的對抗開始進行。

    唯一真種成型,意味著天人領域徹底完善,隱隱之間,自身便如同一個小世界,與外在的天地逐漸開始割裂。

    兩者之間的聯系開始逐步切斷,即將成為完全不同的兩個個體。

    換句話說,陳銘已經走到了如今的極限,隨時可以進行突破,達到下一領域。

    也即是所謂的破碎。

    盡管過去曾暢想過,但如今真的達到了這一步,陳銘的心中卻格外的平靜,沒有絲毫波瀾升起,平靜的令人詫異。

    “還有最關鍵的一步”

    他抬起頭,望向遠方。

    修為到了他這一步,若想更進一步,就必須將自身與天地之間的聯系徹底割裂,讓自身成為完全獨立的一個個體。

    但想要做到這一步,卻也并非是唯一真種成熟就能做到的。

    唯一真種成熟,僅僅只是晉升破碎所需要的必要條件之一,而非所有條件。www.83kxs.com

    想要真正晉升,他還有許多事情要做。

    于是,接下來的時間,他走出自己的閉關室,修整了片刻后,便再度出關了。

    他走向這廣袤的天地,在這片天地之中游蕩著。

    這個過程沒什么稀奇。

    幾乎每一位尊者都會有這么一遭。

    游歷天地,這是每一位習武有成的武者都會做的事情。

    但陳銘這一次的旅途似乎有所不同。

    行走在天地之間,他這一次并非單純的游歷,而是在四周尋覓。

    他在四處搜尋絕地,在種種絕地之中探索,以自身的強橫神力,調整一片片山川大勢,給這片天地帶來種種改變。

    偶爾的時候,他看見合適的地域,還會布下大陣,轉移地氣,種下靈脈的種子,令一片片大地換發出新的生機。

    在他的努力下,僅僅數十年時間,一片又一片的大地換發出生機。

    原本一大片變得荒蕪的大地重新充滿了元氣,再次變得適合修行。

    這便是陳銘所帶來的變化之一。

    而隨著這種變化產生,陳銘也能輕易的感受到變化。

    最清晰的一點便是,源自天地的壓迫正在逐漸變弱,不再壓迫于他。

    對這個結果,陳銘早有預料。

    行走天地,造化四方的這個過程,實際上便是對天地的一種返還。

    武者自弱小之時開始修行,一路走來所吸取的元氣,所消耗的天才地寶,皆是天地之精華。

    而此刻武者既想超脫,與天地割裂,自然也需要將這一切返還。

    打個比方。

    一個人從小吃你的用你的穿你的,現在好不容易等他長大了,指望著他給你打工賺錢,現在他卻說要給你斷絕關系,一分錢都不給你。

    這誰能忍?

    但如果對方將補償給足了,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具體的態度,參考補償給的多少。

    補償給的越多,態度自然就越好。

    陳銘行走天地,所做的這一切,便是這么一個補償天地的過程。

    時間慢慢過去。

    不知不覺,一百年的時間過去了。

    整整一百年的時間里,陳銘身上的氣息漸漸起了變化。

    他身上的氣息開始變得越來越淡漠,身影越來越淡,到了此時此刻,若是不主動出聲,縱使是站在別人身前,恐怕都沒法被別人看見。

    在某種程度上,這意味著他已經與天地割裂到了一個地步。

    而在他體內,一百多年的時間過去,他體內的唯一真種再次增強,此時此刻,已經到了某種極限,隨時可以邁出那最后一步。

    轟!

    在某時某刻,一陣轟鳴聲自陳銘的身軀中傳來,仿佛人誕生之時所發出的第一聲輕鳴。

    一點嶄新的生機開始綻放。

    在陳銘的心臟出,一點淡淡的光輝閃爍。

    積蓄到極點的唯一真種開始自發轟鳴,隨后破碎。

    整個過程十分的自然,沒有一點異樣,也沒有一點阻礙,與陳銘過去晉升時的情況完全不同。

    在沒有任何人知道的情況下,陳銘完成了晉升,達到了又一個層次。

    破碎!

    一座山峰之上,陳銘靜靜佇立。

    他正在感受晉升之后的變化。

    晉升破碎之后,他似乎改變了許多,但似乎又沒怎么變。

    一切的變化,都體現在細微之處,外在很難察覺。

    但在陳銘的身軀之中。

    他體內的唯一真種已經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虛幻而又真實的領域雛形。

    與過去的天人領域有些相似,但又完全不同。

    如果說,過去的天人領域,是掌控一片天地的力量,借助著外來天地的力量。

    那么說,如今陳銘體內所凝聚的領域,便是另一種性質。

    不再是借助外來天地的力量,而是直接加持于自身之上,為自身帶來強大的增幅。

    當然,過去天人領域勾連天地,一念之間借助天地之力的性質仍然存在著。

    “終于”

    原地,陳銘抬頭,望向遠方。

    如今,到了這個層次,他已經能感受到世界更深出的一些東西。

    在世界之外,隱隱之間,有另一股天意存在著,十分遙遠,但卻是真實不虛的。

    仿佛只要陳銘微微用力,便能擊破這個世界的空間隔絕,到達另一個世界之中。

    當然,在事實上也的確可以。

    置身于破碎領域,陳銘此刻前所未有的強大,周圍的空間對他而言十分脆弱,像是隨意一動就能撕裂。

    只要他想,隨時都可以擊開兩個世界的通道,而不需要集齊三位尊者一同。

    在晉升破碎的那一個瞬間,陳銘心中的確有股沖動,想要直接擊破兩界的屏障,直接進入到那一個世界之中。

    只是一轉眼間,這個念頭便被他放棄了。

    還不是時候。

    剛剛晉升破碎,他對于自身的一切還沒有徹底梳理,此刻還未達到巔峰狀態。

    而且,這一界中,一些東西也還沒有交待。

    擊破兩界通道,前往另一界后,不出意外的話,恐怕就再也回不來了。

    一些必要的事,還是需要交待的。

    不然若是以后再后悔,也遲了。

    他心中閃過這個念頭,隨后望向遠方。

    接下來的時間,他沒有繼續在整片天地游蕩,而是回歸了大陳祖庭,在那里安心坐鎮,教導著陳氏一族的后輩。

    一晃又是幾十年的時間過去。

    在一個天氣晴朗的清晨,陳銘安靜在一處靈地之中打坐。

    遠方,一陣漣漪緩緩傳來。

    在距離大陳祖庭的不遠出,兩股氣息同時爆發,隱隱之間,有龍氣的嘶鳴聲正在不斷響起,糾纏。

    兩道磅礴的地神兵之力沖天而起,一者為刀,一者為劍,其上都帶著恐怖的皇者之氣,有那股御宇天地,統御河山的堂皇氣勢。

    乾天帝刀!赤明神劍!

    伴隨這這兩件地神兵的氣息快速升起,在遠方,有兩道身影彼此交織,在陳銘的感應中如同兩道太陽,向著蒼穹之上升去。

    感受到這些,陳銘抬頭看去,臉色看上去有些欣慰。

    經歷了數百年的時光,借著地神兵之力,楊業與楊易兩人終于踏破了最后的那一道界限,在此刻齊齊晉升,達到了尊者巔峰。

    而在遠方,似乎感受到了這些。

    一道金色的神光猛然亮起。

    在半空之中,一把金色的神刀閃爍,岳山刀的虛影顯化而出,在此刻徹底被催發。

    山川五岳之影漸漸清晰,浩瀚的神兵之力開始凝聚,漸漸傳蕩四方。

    在楊業兩人開始嘗試毆晉升的時候,鐘丘赫然也開始了自己的晉升,那股堂皇的岳山刀之力令人心悸,也令陳銘感到懷念。

    三人同時開始晉升。

    他們所處的位置并不算遠,而且每一人的手上都有一件神兵,此刻神兵之力正相互呼應著,看上去格外的璀璨,輝煌。

    這是東界歷史上難得一見的場景。

    自從天地元氣開始衰弱之后,這片大地之上連尊者的晉升都難得一見,更不必說是如今三位尊者齊齊晉升。

    這注定會被載入史冊之中。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