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玄幻魔法 -> 橫掃大千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七章 秘境傳承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在佛門秘境中尋找機緣,這是一個十分考驗佛緣的事情。

    至少眼前的張三李在陳銘看來就毫無佛緣可言。

    要不然也不至于來這邊這么久時間,連一點收獲都沒找到。

    是的,不是收獲很少,而是一點收獲都沒有找到。

    不論是靈材靈草還是佛寶舍利通通都沒他的份。

    他像是自帶機緣免疫,來到眼前的地方,這么長時間就連一件東西都沒有摸到。

    有時候靈草明明就長在他的腳邊,他卻找來找去,根本就沒發現任何東西。

    連陳銘都有些無語。

    佛緣差的他見過,但佛緣差到這個地步的,他還真是第一次見。

    算是朵奇葩。

    不過不得不說,盡管自身的佛緣相當差,但是張三李對眼前的密境還是十分熟悉的。

    至少這個向導當得十分合格。

    他有些煩躁的領著陳銘不斷向前走去,向著中央的地帶不斷邁進。

    在中途的時候,偶爾他們也會遇到一些其他的武者。

    這些武者的實力都不算弱,畢竟能夠感應到秘境的存在,而且以自身的神魄勾連,這至少是后天巔峰之境才能做到的事情。

    所以說能夠進入眼前這處秘境的武者,哪怕實力再弱,也至少是后天巔峰的存在了,放到外界至少都是一方之雄。

    但是強弱這個東西是相對而言的。

    對于尋常人而言,這些武者一個個都是大人物,但是對于陳明與張三李兩人而言,這些武者大多數都算不上什么。

    他們一路向前走去,不知不覺來到一片密林之中。

    那是一片金色的樹林,在樹林之內,一片片靈草在那里生長著。

    伴隨著陳銘兩人的走近,在那片地域,一陣陣清脆的香氣緩緩傳來,讓人心曠神怡,連心情都不由愉悅了些。

    “好地方……好地方……”

    張三李有些激動,不由自主的向前走去。

    在之前的時候,雖然陳銘的收獲頗豐,但他可以說是毫無收獲,到現在仍然是兩手空空,看上去凄慘無比。

    那個口袋幾乎都比乞丐都要干凈。

    此刻看見了這么一片密林,他當然會激動了。

    畢竟這么大的一片林子,看上去就極為不凡,哪怕是隨便挖上一點靈草,想必都能收獲頗豐。

    “喂!小心!”

    一陣清脆的吶喊聲從一邊傳來,聽聲音像是個少女。

    陳銘抬頭看去,正好看見在遠處,一個穿著白色長裙,模樣看上去清秀,樸實的少女從遠處跑來,此刻望著不斷向前走去的張三李有些焦急。

    看這樣子似乎是想喊住他,不讓他繼續向前。

    不過她出聲的有些晚。

    在她喊出聲的那一刻,張三李已經一腳邁入前方那片密林之中了。

    下一刻,一種變化猛然產生。

    在四周,一道道神光光閃爍,淡淡的神力從中激發,隨后一道道神秘與玄奧的符文不斷閃現。

    原本守護此地的守護大戰徹底復蘇了,在此刻直接復蘇而來,向著邁入大陣中的入侵者而去。

    只是一瞬間,張三李的臉色大變。

    在這一刻,他感到了無比的危險。

    眼前的大陣開始復蘇,那種恐怖的威勢令人驚悚,幾乎臨近了尊者之間,縱使是一位天人之境,在此一時半會兒之下,也會被這個大陣所困住,無法掙脫。

    更不用說是張三李了。

    只是剎那間,他直接支撐不住,臉色看上去要難看有多難看啊。

    一股死亡的危機籠罩在他的心頭。

    若是沒有意外,他恐怕多半要留在這地方了,和這片靈草永遠埋在一起。

    遠處,望著這一幕,陳銘搖了搖頭。

    不過他到底不算太坑,沒有見死不救,隨意的揮了揮手。

    一股神力在原地蕩漾,隨后慢慢向遠處蔓延,直接浮現在張三李的身前。

    遠處復蘇的大陣被神力所擋,隨后下一刻,張三李的身影被硬生生的拉了回來。

    “我……我沒事?”

    被陳銘拉到身前,張三李望了望自己完好的身軀,此刻不由有些后怕。

    “呼……”

    望著身前被陳銘硬生生拉回來的張三李,在不遠處,那個少女輕輕松了口氣,隨后才開口:

    “你沒事吧?”

    她望著眼前的張三李,先是嘆了口氣,隨后又有些無語:“話說,這種地方你都敢亂闖,不要命了?”

    “我……這不也是不知道嘛……”

    張三利回過神來,此刻也有些后怕,但望著眼前的少女,還是如此說道。

    “這不是明擺著的事情嗎?”

    少女搖了搖頭。

    “眼前這地方的各種靈物擺的這么明顯,要是里面沒什么問題,早就被人家搶光了,哪里輪得到你……”

    “也幸好這位……這位公子……”

    他望了望一旁的陳銘,隨后便不由愣住了,好一會后才緩過來,有些呆呆的開口道。

    “這……這位公子……不知高姓大名?”

    “免貴姓陳,單字一個銘……”

    陳銘望了望眼前的少女,臉色不變,心中卻也有些意外。

    “又一個……”

    他望著眼前的少女,心中閃過這個念頭。

    眼前的少女看上去平平無奇,但在陳銘的感應之中,卻有種獨特的氣息在流轉。

    這種氣息飄渺,帶著些古老的韻味,像是歷經歷史流傳而久久不折,此刻便在少女的身上彌漫著,被陳銘所感受到。

    類似的氣息,陳銘之前也在另一人身上感受到了。

    那人不是別人,便是眼前的張三李。

    在之前,正是感受到了張三李身上的那股氣息,陳銘才會出聲,主動將張三李拉到身邊,準備好好研究。

    而現在,張三李身上的問題還沒研究個明白,又跑出來一個少女。

    “我叫鳳舞……”

    少女望著眼前的陳明,不由低下頭,臉色看上去有些羞紅,似是有些羞澀。

    她一邊低著頭,一邊卻不停的暗自打量著陳銘,一副想看又不好意思看的樣子:“公子是想到中心那邊去嗎?”

    陳銘點了點頭。

    “那倒是真好!”

    鳳舞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來,望著陳銘閃閃發亮,那種精氣神一下就不一樣了:“我也準備往那邊去,不如你我同行如何?”

    看她這語氣,看樣子直接就把一旁的張三李給忽略過去了。

    張三李看的目瞪口呆。

    “這也可以!!”

    他心中不斷吶喊,這一刻有些懷疑人生。

    拿靈草拿佛寶拿各種東西也就罷了,現在好不容易碰上個妹子了,竟然還是這么一副花癡模樣!

    這是什么樣的人品?

    張三李有些懷疑人生,這一刻莫名的有些羨慕嫉妒恨。

    或者說從進入秘境開始到現在,他身上的這種情緒就根本就沒有停過。

    現在只是更加濃烈了而已。

    “這……好吧……”

    望著眼前的少女,陳銘示意了一下,本想拒絕,但最后還是點了點頭答應了。

    眼前的少女身上帶著與張三李身上類似的氣息,對他而言也是個不錯的素材,可以好好研究研究。

    現在既然對方主動提出同行,那倒是正好。

    “好!”

    見陳銘答應下來,名為鳳舞的少女臉上一下子就露出了微笑,連忙站在了陳銘的身旁,看這樣子似乎生怕陳銘反悔。

    張三李的眼神幽幽,望著眼前的兩人深深嘆了口氣,但到最后還是默默轉身,到前面帶路了。

    畢竟他是向導,拿了陳銘的錢就給干活。

    他慢慢向前走去,不知不覺間已經走到了第二個大域中。

    來到這里之后,周圍的武者似乎一下子就變多了,從原本走了好幾里路還碰不上一個活人,到現在時不時的就能看見幾個人影。

    周圍漸漸多了一些人氣。

    走在路上,陳銘還看見一些武者在前方聚集,在那里說著什么,氣氛十分熱烈,看這樣子似乎在商量什么事情。

    張三李看了看臉色平靜,一臉風輕云淡的陳銘,又看了看一旁站在陳銘邊上,幾乎整個人都要貼到陳銘身上的鳳舞,不由嘆了口氣,自覺的走上去了。

    他走上前去套了套話,隨后很快又回來了。

    “雷音寺的人在里面……”

    他帶回這個消息。

    在這處密境的中央區域,雷音寺的人早早就已經進去了,此刻正在里面搜索,看這樣子似乎是想要一次將整個秘境掌握在手上。

    而那些武者之所以討論,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對于雷音寺而言,眼前這處秘境乃是佛門先賢所設置的,對他們這些佛門后輩而言,想要設法要回來再正常不過。

    后輩繼承前輩的東西,任誰也說不出什么不對。

    但對于眼前這群武者而言,這感覺就不怎么美妙了。

    此刻眼前這處佛門秘境無主,不論是誰,只要滿足了條件都可以進來。

    等佛門秘境被雷音寺所收回,那么這處開放的美景就將淪為了一時的失誤,再也不可能對他們這些外來務者開放了。

    因此,對于這些外來務者而言,雷英士的這種做法自然讓他們十分不滿。

    但是不買又有什么用?

    論道理,此地是佛門秘籍,雷英是說生為佛門之地想要收回此地,真的十分正常。

    論拳頭,萊茵市是天下名門,實力乃是天下不定也不夠勒因斯坦的。

    道理和拳頭都沒人在意,還能怎么玩?

    周圍的舞者長吁短嘆,氣氛一片一片低沉。

    陳明確沒什么在意,甚至還想進去看一看。

    “公子,我們真的要進去?”

    望著什么樣的動作,張山里找到他金錢低聲勸導:“萊茵萊茵市的人在里面,我們搶不過他的。”

    “與其去里面和雷音寺的人爭,倒不如去帶著父親多看看,說不定還能多找到些東西。”

    他的這話說到底是有道理。

    到了如今,已經有不少舞者能夠看出眼前這處秘境,明擺著就是佛門先賢為后世的佛門弟子所準備的。

    萊茵市作為佛祖清傳,乃是根正苗紅的fir地址,繼承者處于秘境,實在再正常不過龐然根本爭不過他。

    與其與他們相爭,白白浪費了歷經開啟的時間,倒不如趁著這最后逆行,最后一次開啟,在這附近好好收刮一番,說不定還能有不少的收獲。

    就算找不到多少好東西,在這秘境之中尋找一處臨近元氣濃郁的林地在其中潛心修行屬于,也算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總比浪費時間和那群佛門之之人扯皮要好得多。

    站在原地望著眼前的張山里,陳明笑了笑。

    “你真以為事情會這么簡單?”

    他如實告訴我說到最后默默向前向著更深一層的地獄走去。

    一旁這樣聽這種產品的話,望著產品轉身而去的聲音,張三李樂樂有些疑惑。

    不過盡管心中疑惑,但望著眼前的陳明回,想起此前陳明種種高深莫測的表現,他遲疑了一下,最后還是老老實實地跟著陳明一同走進走了進去。

    很快他們來到了這片秘境的中心。

    與這片密境中的其他地域相比,制片地制片秘境的中心顯得十分寬廣,但其中卻反而沒有什么特別的東西存在,我有一桌三言,呃,龐大的大殿,漸漸在遠處助力者。

    那是傳承點,是一個密境的核心,也是一個也是傳承秘境的關鍵所在。

    此刻在前方的傳承殿中,一陣風一陣陣撲傳來響,在原地想著聽上去十分引人注目。

    那是雙魚在其中隱藏,低聲吟誦著佛經,在此地發出了陣陣佛音。

    伴隨著這一陣陣反應不斷響起,在原地,一陣淡淡的回憶開始顯現,陰影之間與前方的雄偉壯觀的傳承,大姐起了些啊,產生了共鳴,有了些新的變化。

    陰影之間可以看見一尊頂天立地,龐大無邊的復合蓄意開始浮現在前方的地獄之中,不斷閃現,看上去神圣而巍然像是神話,傳說中的佛陀叫靈讓人敬畏。

    陳明靜靜看著這一幕,不由笑了笑。

    一旁的張山里卻笑不出來。

    眼前的這一幕景象無疑說明了,雷音寺的人已經成功喚醒了此地秘境中的秘境之靈,已經以佛法為基礎喚醒與實際的密集產生了聯系。

    或許再過不斷不久時間,眼前這一處秘境就會被臨沂市的人所電話徹底將這一處密集處這樣挖空。

    在這種情況之下啊,張三明想不通陳明還有什么辦法可以在這種情況下擦手,改變眼前的一切。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