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玄幻魔法 -> 橫掃大千

正文 第三百九十四章 差異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一陣神力沖天起。

    淡淡的血色漣漪劃破蒼穹。

    “嗯?”

    高大魁梧的中年漢子一愣,有些莫名。

    在他的身軀之上,雄厚的武道領域張開,其中有種種變化,千奇百怪,不一而同,這一刻全部顯現而出。

    一頭長著龍角,生有猙獰鱗片,有著無窮氤氳之氣籠罩的兇獸浮現在漢子身軀之上,帶著那一股武道領域劇烈震動,讓大地都在輕輕顫抖。

    陳銘抬了抬頭,有些意外。

    這位武者比他想象的要強上不少。

    一身修行已近破碎之巔,看這樣子距離那最終一步已經不遠了。

    不過,還是不夠看的。

    淡淡光輝閃爍,一道神光沖天而起,轟然向上沖去。

    這個地方一陣顫抖。

    周圍的領域不斷在抖動著,像是被一個巨大的錘子在那不停的砸,這一刻不停的抖。

    中年男子一愣,還沒明白發生了什么。

    一個拳頭一下子砸了下來。

    轟!!

    一身輕響傳出,在這個地方不斷響起。

    中年漢子一下子被砸入大地之中,身軀直接陷了進去,看這模樣貌似砸的還挺深。

    陳銘揮了揮拳頭,看著下面已經不見人影的中年漢子,有些意外。

    這么不經打?

    一道光輝猛地沖了出來,恐怖的武道領域轟然展開,向著內部濃縮。

    這不是因為力量在縮小,恰恰相反,這是力量高度集中的表現。

    似乎是感受到了陳銘的恐怖力量,眼前的武道領域在快速濃縮,原本擴散出去的力量重新凝聚到眼前一點。

    一股力量壓制在陳銘的身軀之上。

    陳銘微微抬手,稍微動了動。

    嗯,還是有些壓迫感的。

    至少比之前要更費力了些。

    砰!!

    一道身影快速飛了出去。

    在那中年漢子不敢置信的表情之中,那中年漢子以極快的速度向著陳銘飛去,又以更快的速度倒飛回去。

    沖過來的時候是自己飛,退回去的時候是被砸回去。

    也算是送貨到家了。

    “你……”

    中年漢子終于意識到了不對,臉上帶著驚駭之色,下意識望了望前面的陳銘,就想離開。

    好漢不吃眼前虧,既然打不過,那就只能跑了。

    等回頭叫上三五個好漢,再回來戰一場也就是了。

    可惜陳銘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虛無萬道在顫抖,一陣赤色的血氣沖天,裹挾著磅礴無邊的空間之力轟然向前,在剎那之間擊出了一道拳印。

    萬虛印!!

    神游萬虛,諸法無邊,浩蕩的拳勢滾滾而下,在剎那間裹挾著一道令人窒息的武道之意轟然砸落。

    像是一頭猛獸自遠古復蘇,向前咆哮,展開了自己的猙獰。

    中年漢子身軀一滯,停下了自己不斷抖動的雙腿。

    在他的胸口前,一道嶄新拳印浮現,上面帶著深深的傷口,有一股萬虛之力殘留。

    萬虛印的力量在他的體內殘留。

    陳銘方才的那一擊,并非單單的重創了他的肉身,更是從內到外,連同他的武道真靈都一塊重創了一遍,在剎那之間將其由內到外,整個直接粉碎。

    沒有留下絲毫的余地。

    陳銘臉色平靜,輕輕揮了揮手,一股磅礴神力轟然向前,直接將那中年漢子的身軀撕碎,不留下絲毫痕跡。

    原地一片血雨彌漫,龐大的血肉向外飛濺,在剎那之間浸染了方圓數里的地域,沾滿了一位武道破碎之境的鮮血。

    一位武道破碎之境便如此隕落。

    除了這滿地的鮮血之外,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跡,連一點波瀾都沒有留下。

    后方,望著眼前的場景,女契直接呆住了。

    她望了望前方那一灘鮮血淋漓的場景,又望了望臉色平靜,像是隨手打了幾只蒼蠅一樣的陳銘,這一刻目光呆滯,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一位足以讓她的部族直接覆滅的大能就這么隕落了?

    她冷不禁打了個寒戰,這一刻心情有些莫名。

    能輕而易舉地將那一位大能擊敗,擊殺,那么想要殺她整個部落想必也沒有什么問題。

    無非是多出幾拳的事情罷了。

    而且從那干凈利落的拳法來看,這位大能顯然也是殺戮果斷,絕非是什么好說話的人物。

    想到這里,她不禁打了個寒戰,這一刻莫名覺得有些恐怖。

    “怎么了……”

    陳銘有些疑惑地望了她一眼。

    “沒事沒事……”

    女契連連搖頭,連忙開口:“少俠神威蓋世,讓人佩服……”

    是讓人害怕吧?

    陳銘望了望女契,也看出了她的心事,卻也只是搖搖頭,沒有說話。

    沒辦法。

    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段。

    那中年漢子一身實力雄厚,身上更隱隱帶著邪氣,恐怕走的不是什么好路子,一看便是那種睚眥必報的貨色。

    這要是不斬草除根,當機立斷將對方直接干掉,要是讓對方跑出去,回頭叫上三五個人回來找麻煩,那豈不是作孽?

    陳銘向來討厭麻煩,與其這樣,倒不如直接一點。

    直接碎尸萬段,屠了個干凈,豈不是更好?

    也省得對方回頭再找麻煩。

    見識到陳銘出手之后,女契顯得更加熱情了,一路之上都小心翼翼,不論對誰都是如此,生怕一不小心觸怒了哪個人。

    她的這副模樣倒是讓一旁的張三李與鳳舞兩人有些不自在。

    陳銘倒是沒覺得有什么,就這么一路走了過去。

    過了片刻,陳銘望見了女契的族人。

    “大哥哥好……”

    一個看上去四五歲左右,穿著一身小紅裙子,看上去十分可愛的小姑娘弱弱的躲在女契身后,望著陳銘喊了一句。

    陳銘臉色木然,望向一旁。

    另一個七八歲左右,同樣看上去十分可愛的小男孩弱弱向小明鞠躬:“叔叔好……”

    “算了,你還是叫哥哥吧……”

    陳銘摸了摸鼻子,有些無奈的看著一旁的女契:“這就是你的族人?”

    “是啊……”

    女契也有些無奈:“此前的時候,附近的城市傳來了征召令,我族的成年男子全部被征召走了,只剩下這些老弱病毒……”

    “靠著這些人,你們是怎么擋住之前那家伙的?”

    張三李有些奇怪的開口問道。

    “這個……”

    女媧有些遲疑,但望著眼前的陳銘,還是開口說道。

    “這里有我們先輩所遺留下來的大陣,其中有陣靈存在,就算是無人催動,也能夠自發復蘇,阻擋外界敵手……”

    “原來如此……”

    陳銘點了點頭,倒是覺得頗為奇特。

    到了他這個層次,所謂的大陣已經不再稀奇。

    就是陳銘自己,此刻隨手也能布下好幾座對方,能夠具備著十分強大的力量,若是盡情發揮,足以抵擋任何破碎之下的存在。

    不過要在大陣之中注入陣靈,這一點連陳銘此刻都沒辦法做到。

    由此可見,女契所在的部落也并不簡單,當年多半有超越陳銘此刻的強者出現,才能有如此的底蘊留下。

    不過在某種程度上,這也并不算稀奇。

    這里若真的是帝陳氏所在的遠古年間,那么其中的強者必然眾多,能夠在這里出現一兩位并不有沒有奇怪。

    就像是之前那個中年漢子一樣。

    別看那個中年漢字在陳銘手上過不了幾招,一副弱雞的模樣,但那是因為碰上了陳銘的緣故。

    事實上,以其一身接近破碎巔峰的實力,若是放到玄界之中,除了佇立于巔峰的那幾人之外,其余的人絕不是他的對手了。

    可以堪稱頂尖。

    但在這個世界之中,從女媧的反應來看,對方雖然也能稱之為強者,但恐怕也算不上多么稀奇。

    要不然也總不能這么輕易的就碰上。

    “小子,小心一點……”

    腦海中,亂魔凝重的聲音響起。

    “這個地方有圣賢的氣息存在……”

    “圣賢……”

    陳銘一愣,這一刻盡管心中早有準備,但還是不由有些驚訝。

    “區區一個看似尋常的小部落之中,便有圣賢的痕跡殘留么……”

    望著眼前看上去平平無奇的小鎮,還有周圍那尋常的人,陳銘臉色平靜,心中閃過這個念頭。

    在這片小鎮之中,女契小心翼翼的招待著陳銘等人。

    這期間,各種好東西被接連拿了出來,擺在了陳銘幾人的身前。

    張三李的眼神瞬間僵直了,左看看右看看,一時之間竟然有些選擇困難,不知道該拿哪一件好?

    一副鄉巴佬的樣子。

    他的這副模樣,倒是讓女契肯定了心中的猜測。

    “這位大能的隨從果然有怪癖,凈喜歡收集這些沒用的東西……”

    之前的時候,他便注意到了張三李在行路過程的一些舉動,總喜歡四處走走,收集一些根本沒多少用的東西。

    在張三李看來,那些都是外界難得一見的靈物,但在女契看來,那些基本上就是廢物。

    到處都是的東西和廢物有什么區別?

    至于那些野草中蘊含著的元氣?

    那不是到處都是的嗎?

    在女契的印象里,這世上還有什么東西是不帶靈氣的?

    這就是兩者之間的差別。

    張三李過去窮慣了,因為過去因為缺乏元氣補充的緣故,導致自身的修為一降再降,所以對靈物有一種極其強大的執念。

    所以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后便拼命的收集各種靈物,生怕之后再也找不到一樣。

    讓陳銘看了都有些無語。

    張三李執著于收集各種靈物,對女契所送上來的各種東西十分喜歡,左看看右看看,心中有一種滿滿的收獲感。

    鳳舞則對周圍的那些孩子十分感興趣,此刻已經與那些孩子打鬧在一塊了,看這樣子倒是玩得十分開心。

    至于陳銘自身,則對這個部落之中所修行的武學十分感興趣。

    這個世界的武學與后世的武學并不相同。

    后世的武者,盡管因為天地變化,導致不再適合修行的緣故,導致整體實力并沒有遠古年間來得強大。

    但在武學之上,卻是相反。

    世間一切總歸是不斷向前的。

    伴隨的世間流逝,武道自身也在更新換代,不斷發展,不斷普及。

    所以相對于這個世界的武學而言,后世的武學在某種程度上,其實要更加完善。

    今不如古,指的的是血脈傳承的神脈,也指的是適合修行的環境,并不代表著后人的智慧不如古人。

    所以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后便拼命的收集各種靈物,生怕之后再也找不到一樣。

    讓陳銘看了都有些無語。

    張三李執著于收集各種靈物,對女契所送上來的各種東西十分喜歡,左看看右看看,心中有一種滿滿的收獲感。

    鳳舞則對周圍的那些孩子十分感興趣,此刻已經與那些孩子打鬧在一塊了,看這樣子倒是玩得十分開心。

    至于陳銘自身,則對這個部落之中所修行的武學十分感興趣。

    這個世界的武學與后世的武學并不相同。

    后世的武者,盡管因為天地變化,導致不再適合修行的緣故,導致整體實力并沒有遠古年間來得強大。

    但在武學之上,卻是相反。

    世間一切總歸是不斷向前的。

    伴隨的世間流逝,武道自身也在更新換代,不斷發展,不斷普及。

    所以相對于這個世界的武學而言,后世的武學在某種程度上,其實要更加完善。

    今不如古,指的的是血脈傳承的神脈,也指的是適合修行的環境,并不代表著后人的智慧不如古人。所以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后便拼命的收集各種靈物,生怕之后再也找不到一樣。

    讓陳銘看了都有些無語。

    張三李執著于收集各種靈物,對女契所送上來的各種東西十分喜歡,左看看右看看,心中有一種滿滿的收獲感。

    鳳舞則對周圍的那些孩子十分感興趣,此刻已經與那些孩子打鬧在一塊了,看這樣子倒是玩得十分開心。

    至于陳銘自身,則對這個部落之中所修行的武學十分感興趣。

    這個世界的武學與后世的武學并不相同。

    后世的武者,盡管因為天地變化,導致不再適合修行的緣故,導致整體實力并沒有遠古年間來得強大。

    但在武學之上,卻是相反。

    世間一切總歸是不斷向前的。

    伴隨的世間流逝,武道自身也在更新換代,不斷發展,不斷普及。

    所以相對于這個世界的武學而言,后世的武學在某種程度上,其實要更加完善。

    今不如古,指的的是血脈傳承的神脈,也指的是適合修行的環境,并不代表著后人的智慧不如古人。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