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玄幻魔法 -> 橫掃大千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秘籍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淡淡的雨霧在天空中聚集,一點點滴答滴答的雨滴聲不斷在四周響起。www.6zzw.com

    靜靜聽著外面的雨聲,陳銘手上捧著一卷書,坐在一處過道上靜靜看著,思緒卻不由越飄越遠。

    “在龍水郡已經待了將近三個月時間了,接下來該何去何從?”

    坐在一把木椅上,陳銘心中升起這個念頭。

    此刻,他已經在龍水待了三個月的時間,一些該處理的事此刻已經處理完了,也差不多到了該離開的時候了。

    身處這個世界,他并非毫無歸處的浪子,而是有家可歸的旅客。

    不論是岳山還是陳家都是他的歸處。

    “岳山上,以我現在的實力,之前對我下手的那東西現在未必是我的對手.....”

    坐在原地,手中捧著書籍,陳銘心中默默思著:“但是邪魅這東西的危險程度很難說準,能不碰還是盡量不碰的好。”

    之前在黑燕山時,呂梁的告誡浮現在陳銘腦海之中。

    岳山上的情況很特殊,其上有不止一頭邪魅,陳銘之前所碰上的那一頭未必是最強的。

    這種情況很不對頭,在陳銘的想法中,能不碰的話最好還是不碰的好。

    “回陳家么?”

    放下書本,他心中莫名想到這個念頭。

    盡管來到這個世界的時間不長,但此前剛剛穿越時在陳家所待的那幾個月時間仍然給了他很深的印象。

    父親的關愛,族人的恭賀關心,出入之間一應百喝,犬馬相隨的奢華生活,這一切都給了他全新的感觸,讓他對那個陌生的家有了些歸屬感。

    到了現在,他身上的事大多已經解決,原本虛弱的氣血身軀也得到了壯大,不必擔憂尋常邪異的侵染。

    那么,回家么?

    坐在木椅上,他心中閃過這個念頭。

    此刻,外面的雨漸漸停了下來,陽光在天際重新升起。在明媚陽光的照耀下,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外面傳來,伴隨著一個有些佝僂的身影慢慢走來。

    “公子。”一個有些蒼老的聲音從前方傳來,隨后一個身影緩緩映入眼前。

    這是個看上去年紀大約五六十左右的老人,此刻身上穿著一件灰袍,身軀微微前傾,顯得有些佝僂,此刻望著坐在木椅上的陳銘,臉上帶著些恭敬。

    這是陳銘這段時間招的管家,雖然不算多有能力,但做事卻還算勤勉。www.6zzw.com

    “怎么了?”

    望著管家,陳銘抬頭看了看,隨后開口說道。

    “您之前打探的消息有著落了。”

    望著陳銘,管家臉色恭敬的開口說道:“趙四那邊傳來消息,說有幾個武館的武師愿意將自己的武館的武藝雙手獻上,還有寶閣堂那邊,聽說公子高價收購各種武藝秘籍,也漏了些口風出來,說是有幾件東西可以請公子上門看看。”

    “讓那幾個武師將自己武館的武藝匯總直接呈上,每人先給三十兩銀子,等我看完后再加賞。”

    陳銘隨意的說道,對于這些武館的武藝并沒有多少重視。

    在幾個月時間,借著為呂梁夫婦處理后事的功夫,陳銘也借機在龍水附近收集各種武藝。

    因為價錢還算優厚,在這段時間,頗有些武館忍不住誘惑將自己武館的武藝上交。

    對這種情況,陳銘最初滿心歡喜,但最后卻是大大失望。

    這些武館之中的武藝大多拙劣,不僅不成體系,有些更是錯漏百出,最多只能起些參考作用,連在源力界面上顯化武學的資格都沒有。

    陳銘之所以收集這些,也只是出于擴展武學知識的目的,畢竟源力異能的推演功能是以他自身的武學知識為基本,多擴展些武學知識也有好處。

    “至于寶淵閣那邊.....”

    提起這個名字,陳銘沉思了一下,隨后開口道:“我待會就過去看看。”

    “那老朽下去為公子準備車馬。”老邁的管家恭敬點頭,隨后緩步向外走去。

    原地,望著老管家緩步離開的身影,陳銘也失去了看書的興趣,直接將手上的書本放下,便起身向著外面的房間走去。

    他緩步向外走去,在走到一處房間外時才停下,視線透過窗戶看向其中。

    寬敞的房間內,小呂晴一臉苦逼的捧著書在那里不斷背著,身軀一動都不敢動。

    在她的身前,兩個容貌蒼老,身上穿著夫子袍的老夫子臉色嚴肅的盯著她,只要她有一點小動作,手中的戒尺就會立刻打下。

    這是陳銘專門為呂晴請的老師,為的是教導她的功課。

    在這兩位老夫子的管束下,這段時間以來,呂晴整天都是苦著一張臉。

    看著她那張充滿苦逼表情的小臉蛋,陳銘不由笑了笑,隨后莫名想到了岳山上的方嘉。

    在岳山上時,每當溫習功課的時候,方嘉也總是這樣苦著一張臉,模樣看上去讓人有些可憐。

    站在原地看了看,過了一會,見呂晴的表現還算正常,態度也還算認真,陳銘暗自點了點頭,隨后邁開腳步離開。

    正午,當吃過午飯之后,陳銘便乘著馬車,慢慢走到了一處裝飾豪華的大樓之前。

    此刻,在經歷了一場小雨之后,天際上的太陽高高升起,將大地上照耀的一片通明,也將地上殘留著的些許水氣直接蒸發干凈,讓地上變得整潔許多。

    “陳公子,您來啦。”

    走入大樓之內,一個老者已經在那里站著了。

    老者面容蒼老,看上去大約六七十左右,穿著一身灰色長袍,此刻站在大樓前靜靜望著陳銘,臉上帶著笑容:“請陳公子跟老朽來。”

    說完話,他轉過身向著大樓內走出,慢慢走到一處大廳之內,才慢慢停下。

    走入大廳,陳銘抬頭打量了下。

    眼前的大廳顯得十分寬敞,其內除了幾張桌子與一些柜子之外就沒有其他東西,使得這個地方寬敞的有些過頭。

    在身前,來到這處大廳之后,老者走到一張還算干凈的木桌前,看著陳銘開口說道:“陳公子請歇息片刻,東西一會就送到這。”

    “好。”陳銘點了點頭,望著眼前的老者也沒有多少猶豫,直接在原地坐下。

    沒有多久,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外面傳來,隨后一個侍女手上捧著一個大木盒,臉色恭敬的將木盒放在了木桌上,隨后手腳輕柔的打開。

    木盒打開,露出了其內的幾樣東西,是幾卷看上去有些年頭的古書。

    “這就是我們這里的珍藏了,一共三卷,都是一等一的武學,陳公子可以先看看。”

    在眼前,望著眼前的陳銘,老者臉帶笑容,對著陳銘如此說道。

    陳銘點了點頭,隨意將其中一卷古書拿出。

    這卷古書看上去有些年頭了,其內的東西看上去有些陳舊,但字跡卻還算清楚,看上去沒有多大問題。

    “一門拳法,倒是還算不錯。”

    望著手中的古籍,陳銘暗自點了點頭。

    與那些武館相比,這寶淵閣明顯就大氣了許多,拿出來的武學還算不錯,放到外面至少也是江湖二流,給一些武學家族當傳家寶用都夠了。

    有了這門拳法的鋪墊,陳銘心中不由升起了些期待,隨后將手中的古籍放下,繼續看向下一本。

    出乎陳銘意外的事,其內第二本古籍中所記載的,竟然是一門殘缺的內力心法。

    “這門青松功,是我們寶淵閣好幾年前獲得的,隨后大半殘缺了,但里面的前三層卻沒什么問題,可以放心修行。”

    見陳銘臉色變化,坐在身前,老者開口解釋道:“這門心法是專門潤體的養身法決,修習起來最是溫和,就算練錯了也不會有什么毛病,陳公子可以放心。”

    “還算不錯。”

    輕輕點了點頭,陳銘將手上的古籍放下,看向最后一門古籍。

    不過這門古籍就沒有之前的驚喜了,僅僅只是一門普普通通的掌法,對陳銘來說只能算是聊勝于無。

    “古管事,開個價吧。”

    將最后一本功法秘籍放下,望著眼前的老者,陳銘想了想,直接開口說道。

    見此,古管事臉上頓時浮現出笑意:“這些東西是我寶淵閣中珍藏多年的東西,都是上好的古籍,陳公子既然想要,一口價兩千兩如何?”

    “一千兩。”陳銘直接還價。

    “這.....”古管事臉上露出遲疑,看上去似乎有些猶豫。

    “一些故意作古的秘籍而已,又不是什么孤本。”

    陳銘望了望古管事,臉色似乎有些不耐:“除了這些外,我可不信你們沒有留下過副本。”

    “這.....好吧。”古管事臉色勉強,滿是糾結的開口道:“那就一千兩。”

    見交易達成,陳銘直接伸出手,從懷里掏出了一張銀票,放在了木桌上,隨后便欲轉身離開。

    “陳公子。”身后,古管事的聲音繼續傳來。

    站在原地,在收下銀票之后,古管事此前糾結猶豫的臉色已經完全不見,此刻臉上滿是璀璨笑容:“我知道有個地方,其中可能有一些武學秘籍出手,不知道公子是否有興趣?”

    “嗯?”陳銘腳步一滯。

    “當然,相對于寶淵閣出手的這些,那地方出手的秘籍來路多少有些問題。”

    身后,在木桌旁,見陳銘停下,古管事繼續開口說道。

    “黑市?”頓時,陳銘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