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玄幻魔法 -> 卜筑

正文 231、吃定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但是,從實質來說,在中國能被稱為不夜城的,只有一個地方,那就是中國最北端的漠河。

    夜里晝長夜短,白晝可達19個小時以上。

    夏天的時候,如果有運氣,還能看到北極光。

    “怎么這么冷?”老三穿的跟狗熊似得,但是那冷風和寒氣跟針似得,還是往襖子里扎,痛心的冷。

    按照他原本的行程規劃,結束伊斯坦布爾的行程后,應該從土耳其進入伊朗,再接著取道巴鐵進入國內的。

    但是,被他的秘書陳南給否決了,這些國家的邊境地帶全是山區,沒有一個安全的。

    他自己人高馬大的,膽子也大,覺得無所謂,但是畢竟身邊帶著媳婦,為了媳婦,他開車走格魯吉亞,最后進入了俄羅斯境內。

    進入俄羅斯已經是十月初旬,氣溫已經逐漸降低,抵達伊爾庫茨克,貝爾加湖還沒有結冰,一片橙藍碧綠,但是周邊的道路已經不適合自駕,不熟悉路況的人是沒法在這種地方開車的。

    好在陳南想的周到,安排了直升機,直飛到了阿穆爾州的一個叫伊格納斯伊諾村的地方。

    村子的對岸是中國的漠河。

    白天零上,晚上零下十幾度,白天到處走走看看還能接受,但是晚上,吳麗君還好,凌三硬是不敢出門,他可是在加拿大零下三十幾度的雪地里打過滾的!

    “秋高氣爽,多好啊,這個季節正適合鐵鍋燉大魚。”吳麗君搓搓手后,在嘴巴面前哈了兩口氣,望著面前清澈見底的河面道。

    “我覺得我們夏天來會更好。”老三道。

    “英國的利物浦和漠河是同緯度的,但是利物浦冬季是零上,中國是大陸性氣候,臨近北半球寒冷中心西伯利亞和蒙古高原,這是高潮發源地,腹地比北極還要寒冷。

    歐洲是海洋性氣候,有北大西洋暖流,港口也終年不凍”

    “去,去,誰讓你給我上地理課了。”老三想不明白,娶了一個同為理工科的老婆是對是錯。

    倒不是她沒有幽默感,而是因為,她時刻不忘炫耀自己的聰明才智。

    “你要是實在受不了,我們回屋,有暖氣,別在外面凍著了。”吳麗君笑著道。

    “什么時候回七臺河?”吳麗君要順路回趟老家,他當然得陪著,“過階段不但冷,還會下雪,路就沒法走了。”

    “那就夜里坐火車走吧,然后在老家多呆一階段,剛好帶你見識下東北的雪啊,滑雪,溜冰,看冰雕,好玩的多著呢。”吳麗君笑著道,“我二叔還會下陷阱,可以讓他帶你進山抓野雞。”

    “聽說你們那旮旯有野生東北虎?”凌三問。

    “完達山有很多老虎,我小時候就見過。”吳麗君笑著道,“想看老虎啊,動物園多的是。”

    “我是說,萬一在山上遇到老虎怎么辦?”老家說是靠近大別山,可是最近的余脈也有五六十公里,只去附近的梅山和佛子嶺水庫轉悠過,從來沒有在山區生活的體驗,別說遇見野生老虎,連野生的豬毛都沒見過一根。

    “怎么辦,那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打贏了你坐牢,打輸了,不死也得殘,”吳麗君上下打了他一下,揶揄道,“隨便一只也有三百斤,你打贏的概率不大。”

    “你這立場不對啊,我死了,對你有什么好處?你不得守活寡!”老三沒好氣的道,“不能盼我點好。”

    “怎么沒好處,好處大了去了。從領證那一刻起,我們就是合法夫妻,你的財產就是我們的共同財產,你要是嗝屁了,那將來還不都是我的,”吳麗君嗤笑道,“有錢了,什么樣的男人我找不到,我還能稀罕你?”

    “最毒婦人心啊,看來你這是謀劃已久啊。”老三不得不承認她說的有道理。

    吳麗君突然問,“你打算什么時候和大哥他們和好啊,一家人總是僵著也不是辦法。”

    “這事啊,你別摻合,我倆是賭點氣而已,沒什么的。”老三嘆口氣道,“有這么個哥哥,也不知道是好是壞啊。

    網上有個關于我的段子,看過沒有?”

    “關于你的段子多了去了,我哪里知道是哪個?”吳麗君道。

    “小明成了售貨員,小華考上了大學。”

    “我們都有光明的未來?”吳麗君不等凌三說話便插話道。

    “不是,”凌三無奈的道,“小明成了售貨員,小華考上了大學,凌三有個哥哥,我們都有光明的未來。”

    吳麗君愣了愣神后哈哈大笑。

    “網上的網友都是電線桿上掛暖瓶——水瓶高啊。”

    “其實我停后悔在網上那么高調了。”凌三無奈的道,“不管怎么樣,我所取得的一切成果,都是因為我哥哥。

    我自己再有聰明才智,再努力,都很難獲得別人認可的。

    別人認可我,是因為我有個哥哥叫凌二,我這一輩子啊,都得活在他的陰影里。”

    “對不起,”吳麗君心疼的握了握他的手道,“我知道你很難受,在我心里,你是最棒的,努力做好自己,不要管別人的閑言碎語,自己沒本事,你大哥再怎么幫你都是沒用的。”

    “誰說我難受了,我只是感慨而已,”凌三摩挲了下手上的結婚鉆戒道,“我做夢都想成為富二代,現在有機會做富一代的弟弟也不錯啊。

    我這兩天不是在收購一家美國公司嘛,我自己幾斤幾兩我自己清楚,根本沒有財力和物力去收購的,我只是開了個頭,我家老大就屁顛屁顛把所有的事情給我了解了。

    你是不知道啊,這樣躺贏有多舒服。”

    吳麗君哭笑不得,這前后反差也太大了吧?

    “你這次分明是故意跟大哥賭氣了。”

    “我得讓凌老二明白,把我惹毛了,我就到處捅婁子,他就得破財。”凌三笑著道。

    “你這是吃定大哥了啊?”吳麗君第一次發現凌三身上這小孩子的一面。

    “我倆是親兄弟,我太了解他了。”凌三的臉上浮現一絲笑意。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表